警察光临小力克的家,加尼诺本质上是个好孩子

  我姐夫的确是个出色的人,他总是把我当成大人对待,从不指责我。他经常说:

  我越来越相信,一个男孩子要想预料自己所干的事的后果,是非

第一章
 

  “加尼诺本质上是个好孩子,将来会成为有成就的人。”

  常困难的。因为连最平常的玩笑也会变得特别复杂,甚至后果不可想象。

  小力克神秘地失踪了。
 

  他看到我写日记,非常惊讶,拿起我的日记翻了翻,发现了我画的画。他说:

  昨天晚上,当安勃罗基奥回到他写字桌前时,出现了一件令人吃惊的事。他反复检查了眼镜并且确信每个零件都没有毛病后,往镜片上哈了几口气,然后用土耳其麻布手帕仔细擦了擦镜片。之后他把眼镜架在鼻梁上,突然他尖叫起来:

  在他失踪一天以后,爸爸妈妈给警察快局打了报警电话。
 

  “你看,你很有绘画才能,而且在进步……你比较一下前后的画,进步多大!不错,加尼诺,我们将让你成为艺术家!”

  “唉哟,我的上帝!唉哟,我的上帝!什么鬼缠住我啦?我什么也看不清了……啊呀!我知道了……这全是昨天吓的!我看我的病是很重了……我真可怜!我完了!”

  一个小时后,警察光临小力克的家。
 

  这些话一个男孩子很高兴。为了表示我对他为我所做的一切是多么感激,我决定送他一件礼物。但是,我连一分钱都没有,所以我想去找有钱的威纳齐奥先生借两个里拉。

  他跑到马拉利那儿,沮丧地恳求马拉利同意他马上到药店去,因为他感到自己快站不住了,肯定是生了什么严重的病。

  “你儿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警探开始盘问小力克的父母。
 

  ***************

  这是我开玩笑的后果之一。另一个后果更稀奇更复杂。

  “今天上午。”爸爸回答。
 

  今天吃午饭时,马拉利还在谈我的日记。

  今天上午,威纳齐奥先生躺在安乐椅上要看他订的《晚邮报》。这张报纸来晚了。他戴上眼镜后就叫了起来:“啊呀!我的眼睛看不清了……啊呀!我的视力模糊了……我头晕……喂!来人!请马上把医生叫来……快去把公证人也叫来,我要口述遗嘱……”

  “在他失踪以前,他有没有说要到哪去?”警探又问。
 

  他问维基妮娅姐姐:“你看过他的日记没有?”

  这时家里乱成一团。马拉利跑到叔叔的身边,把小喇叭筒放在他的耳朵上,对他说:

  “没有。”妈妈摇了摇头,又说,“不过,他今天一直呆在家里。”
 

  “没有。”

  “不要紧,叔叔……我在这里,不要害怕!这里有我呢……不要害怕,这是一时的发晕……”

  “一直呆在家里?”警探觉得奇怪。
 

  “让加尼诺给你看看,你能在日记上看到我们所有的人,画得十分像!加尼诺真是个艺术家!”

  但是威纳齐奥闭上了眼睛,他浑身颤抖着,而且越抖越厉害。

  “是的。”爸爸肯定地点头。
 

  我非常高兴,拿来了日记,只让姐姐看画,不准他们读内容,因为我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的思想。

  医生来了,他诊断说,病人已没救了。医生这么一说,使得马拉利很紧张,他再也安静不下来,只是不断地说:

  “你能肯定?”警探说。
 

  当维基妮娅看到一张画时,她叫了起来:

  “不要紧,叔叔……我在这里!”

  “完全肯定。”爸爸的口气绝对肯定。
 

  “啊,你看,这里有幅我们在圣·弗朗切斯科·阿·蒙台教堂举行婚礼的画!”

  为了结束这场悲剧,我赶快跑到会客室,拿起安勃罗基奥的眼镜(他昨天丢在桌子上没拿走),想给威纳齐奥戴上,这样,他会奇迹般地立即好起来。可是当我取了眼镜回来时,门已关上了。我听见门外马拉利和维基妮娅在说着话。

  “今天上午,我们一直让他呆在家里写作业,没有让他出去过。”妈妈补充。
 

  听到这话,姐夫扑向日记,他非要看那幅我坐在马车后面横档上去教堂的画,以及另一幅我突然出现在教堂责问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结婚消息的画。

  马拉利似乎很快活,他说:“叔叔对公证人说,事情很好办……你懂吗?这是一个好征兆,因为他说遗产的问题没有什么麻烦。”

  “那么在这之前,你儿子有没有过离家出走的迹象?”
 

  在读完这篇日记后,马拉利对我很亲热,他说:

  我伸手去开门,马拉利拦着我说:

  “离家出走?没有。”爸爸妈妈同时摇头。
 

  “加尼诺,你听着,你应该让我高兴……你不是答应过我吗?”

  “……不能进去,里面有公证人……正在口述遗嘱……”

  警探沉思,过了一会,他跟另外几个警察低声议论起来。
 

  我回答说:“是的。”

  随后,因为来了顾客,我姐夫就回办公室了。维基妮娅也走开了,她让我留在那儿,等公证人一出来就叫她。

  “到底出了什么事?”爸爸忐忑不安地问。
 

  姐夫接着说:“那好,你答应我把这几页从你日记上撕下来……”

  但我却没这么办。公证人出来后,我立即进了威纳齐奥先生的房间,拿起小喇叭对他说:

  “是这样的,我们怀疑你的儿子被人绑架了!”警探回答。
 

  “这可不行!”

  “不要相信医生的话!你是吓坏了,所以用你自己的眼镜什么也看不清……可能是视力减退了。请用安勃罗基奥的眼镜试试看,他的比你的度数深。”

  “绑架?!”一向认为这种只有发生在有钱人家的事的爸爸妈妈异口同声叫起来。
 

  “怎么,你不是说过‘是的’吗?”

  我把眼镜架到他的鼻梁上,又把《晚邮报》放到他的眼前。

  “是的,最近城里出现了一伙犯罪份子,专门绑架小孩。你们的儿子极有可能被他们绑架了。”警探神色郑重地说。
 

  “但是,请原谅我先问一下,你为什么要撕掉这几张?”

  威纳齐奥先生看了看报纸,马上就平静下来。接着他又把两副眼镜比较了一下,然后拥抱我说:

  “这怎么可能?小力克一直在家里,难道坏蛋会到家里绑架?”妈妈不信。
 

  “我要烧掉它。”

  “我的孩子,你真是个奇才!你的聪明远远超过你的年龄,你将来肯定能成为一个有名的人……我的侄子在哪儿?”

  “可能你们的儿子趁你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到外边玩了。”警探推测。
 

  “为什么要烧掉它?”

  “他刚才在门外,现在到办公室去了。”

  爸爸妈妈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
 

  “因为……因为……因为我知道,而一个孩子却不知道。”

  “他说了什么没有?”

  “可是我们家并不富裕呀!”爸爸说。他认定犯罪份子有眼无珠。
 

  这就是惟一的原因!由于我已经发誓要做好孩子,只好忍痛让他撕。不过我心里实在纳闷儿,为什么要从我日记中撕去这部分内容?我认为这种做法很不好,我很不愉快。

  “他说,要是你口述给公证人的遗嘱很简单,那就是一个好征兆,因为它意味着没有很多麻烦事。”

  “或许犯罪份子绑架他不是为了钱,而是有其它原因。”警探这么说,“不过,这些只是我们的推测,还得有待证实。”
 

  马拉利撕下了几页他在圣·弗朗切斯科·阿·蒙台教堂举行婚礼的日记,把它揉成一个团,扔进了壁炉里。

  听了这些话,老头一阵大笑,我相信他从来没有这样笑过。后来,他把他的金丝眼镜送给了我,这是我向他要的,因为这副眼镜对他一点用处都没有了。他说:

  “怎么证实?”妈妈问。
 

  当我看到那揉成一团的日记有一角被火燃着时,非常难过,但我马上注意到,由于纸团揉得很紧,火没烧透就熄灭了。这时我很高兴,我的心跳得非常厉害,生怕火再烧到纸团。幸好火最后也没烧到它。

  “这将是非常有意思的事!现在我惟一遗憾的一件事是:当我死后,我不能重新活过来参加公证人公布遗嘱……否则我要笑死了!”

 “你们儿子要是真的被人绑架了,犯罪份子一定会给你们打电话,威胁你们去做 什么事。到时候就可以证明他是不是被绑架了。”警探这么说。
 

  趁没人注意,我很快从壁炉里把纸团捡了起来,藏进衣袋里。

  ***************

  爸爸妈妈提心吊胆地看了电话一眼。

  现在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纸团,用胶水把它们粘在原来的地方。

  安勃罗基奥回来后非常忧虑,因为医生对他说,他患了严重的神经性恐惧症,医生嘱咐他不要抽烟,要绝对休息。

 

  只有一页纸的一角被烧掉了,字和画都没有烧着。我为又完整地得到了它感到高兴。这样,我所有的思想,好的、坏的、美的、糟糕的,按时间顺序又都保存下来了。

  这个可怜的人说:“我想,我什么事也干不了啦!我需要工作来维持生活,我怎么能休息呢?我多么倒霉啊!不准我抽烟,难道我这一辈子就连一根烟也不能抽了吗?”

 

  我要去向威纳齐奥先生借钱了。

  但是,我消除了他的种种不安。我把威纳齐奥的金丝边眼镜递给他,对他说:

第二章
 

  不过,他会借给我吗?

  “你戴这副眼镜试试,你将看到你的神经性恐惧症马上会消失。”

  星期天上午,小力克被爸爸妈妈关在房间里写作业,小力克最讨厌作作业了,他常想如果自己当了教育部长,就把这些对学生有害无益的作业撒消掉。
 

  我找到一个好机会:马拉利在他办公室里,我姐姐出去了。我拿起喇叭筒,对着那位威纳齐奥先生的耳朵大声地喊着说:

  应该描绘一下安勃罗基奥是多么的高兴,他看上去快活得像个疯子!他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简短地对他说:

  “唉,真没劲!”小力克说着把写作业的本子搁在一边,他想到外边玩,可是爸爸妈妈在家里看着他,没辙!
 

  “请你借给我两个里拉好吗?”

  “这副眼镜是威纳齐奥先生送给我的,现在我送给你。你有了这副眼镜就不要去找你那副眼镜了!”

  他钻到床底下,想找些什么好玩的东西,终于被他找到了一只大箱子,小力克打开箱子一看,唷,里边有小汽车、小皮球、火车头、电动飞机、还有……都是他小时候的玩具。
 

  “筐子?什么筐子①?”他问我,他没听清楚。

  忽然,小力克发现在箱子的一个角落里有一瓶药。
 

  ———————————

  “哪来的药?”小力克心说。他记不起这瓶药是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了。
 

  ①意大利语中里拉和筐子的读音有些近似,威纳齐奥的耳朵聋了,所以听错了。

  他拿起药瓶看了看,上边写着“隐身药”三个字。
 

  我又重新用力喊了一遍,他回答说:

  “隐身药?是童话吧。”小力克撇撇嘴,不信。
 

  “小孩子不应该借钱。”这次他懂了。

  再细仔一看,只见“隐身药”三个字下边还有一行小字,是这样写的:
 

  于是,我说:“维基妮娅说你是个吝啬鬼!”

  本产品每次只能服一片,药效持续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凡是服用了本产品的人,能在一个小时里隐身。
 

  听见这话,威纳齐奥先生从安乐椅上坐了起来,嘟哝道:

  “试试看,没准是真的!”小力克眼睛一亮。
 

  “啊,她说什么?这张坏嘴巴!唉,天晓得!……要是她有许多钱的话,肯定都会花在穿戴上!唉,她说我是吝啬鬼?唉!唉……”

  他拨开瓶塞,取出一片药,吞进肚子里,过了大半天,小力克觉得自己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为了安慰他,我经过考虑后告诉他,马拉利朝维基妮娅瞪眼睛了,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听后很高兴,说:

  “什么隐身药?骗人的!”他随手把那瓶药扔掉了。
 

  “我侄子说她了?不错!我要说句公道话,我侄子是个很好的青年,他对我一直很有感情。他说了些什么?”

  这时,外边传来妈妈的声音:“小力克,作业写好了没有?”
 

  “他对她说,是的,我叔叔是吝啬,但他这样可以留给我们更多的钱!”

  “糟糕,妈妈要来检查作业了!”小力克吐了吐舌头,要知道,他的作业还没写呢!
 

  威纳齐奥先生的脸变得像火鸡一样红,说话开始结结巴巴,好像挨了谁一拳似的。

  他赶紧回到写字台旁边的座位上,刚要动手写作业,这时,妈妈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我对他说,“你大概是中风了!马拉利总是说,迟早你要瘫痪的……”

  “完了!”小力克想。
 

  他朝天伸出双手,嘟囔了一番,最后从衣袋里掏出了钱包,拿出一枚两个里拉的钱币给我,说道:

  “小力克,你躲到哪去了?快出来吧!”妈妈打量着屋子,却没见到小力克的影子,她认定儿子在跟她抓迷藏。
 

  “给你两个里拉……今后我会经常给你钱,我的孩子,而你得告诉我,我侄子和你姐姐说了我些什么……我非常喜欢听这些事!你是个好孩子,永远说真话是好事!”

  “我不是在这吗?”小力克觉得奇怪。
 

  这倒不错,不说谎能赚钱。

  “咦,这孩子跑哪去了?”妈妈自言自语。
 

  现在我要考虑买什么礼物送给我姐夫了,他是值得我送礼物的。

  “对了,一定是隐身药的作用,隐身药真的能隐身!”当小力克反应过来时,他兴奋了。
 

  为了试了试自己是不是真的隐身了,小力克故意走到妈妈跟前,妈妈果然没看见他!
 

  “我真的隐身了!”小力克激动地想。
 

  小力克决定到外边玩个痛快,于是,他悄悄地从家里出来。

 

 

第三章
 

  小力克走出家门不久,就看见两个大男孩拦住了一个女孩的去路,小力克认出那个女孩是他的同班同学张小璐。
 

  “你们要干吗?”张小璐倒退了一步,问。
 

  “大哥这几天手头有点紧,想跟你借点钱花花!”一个眼珠比较小的男孩厚颜无耻地说。
 

  “我身上没带钱。”张小璐回答。
 

  “我们打听过了,你家里有的是钱,你会没钱?你骗得了谁呀!”另一个面孔特别长的男孩冷笑一声。
 

  “我真的没带钱!”张小璐说。
 

  “快把钱交出来,要不,你今天就别想回家了!”小眼珠使用威胁的口气说。
 

  “你……你们这是拦路抢劫!”张小璐生气了。
 

  “对啦,咱们哥儿俩就是拦路抢劫,你识相的就把钱交出来,要不,就别想活命!”长脸大声说。
 

  “就算我身上带了钱,也不会把它交给你们这两个坏蛋!”张小璐大声说。别看她是个女孩子,关键里刻可一点也不含糊。
 

  “好样的。”小力克佩服张小璐的胆量。本来他挺瞧不起女孩子的,现在他的看法改变了,他发觉女孩子一点也不比男孩差。
 

  “啪!”长脸狠狠地打了张小璐一记耳光。
 

  “交不交出来!”长脸大声质问。
 

  “不交!”张小璐不甘示弱。
 

  “岂有此理!”长脸大怒。
 

  “别跟她罗嗦,先搜她的书包再说!”小眼珠说。
 

  长脸一把抢过张小璐的书包,搜了起来。
 

  “这两个家伙真坏!得教训教训他们!”小力克心想。
 

  于是,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在长脸的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长脸冷不防被踢倒在地上,他回头一看,没人?!顿时愣住了。
 

  “刚才是谁踢我?”长脸问小眼珠。
 

  “不知道。”小眼珠摇头。
 

  “是谁?快出来!”长脸喝道。
 

  “是我!”小力克冲着长脸大声说。
 

  他伸手狠狠地拧住长脸的耳朵,长脸疼得直咧嘴!
 

  “有鬼!”小眼珠听到小力克的声音以后,一个念头闯进他的脑海里。
 

  小力克跟着也在小眼珠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妈呀──”毛骨悚然的小眼珠吓得拨腿就跑。
 

  长脸以百米赛跑的速度步小眼珠后尘。
 

  小力克笑得死去活来。
 

  “你是谁?”张小璐听到小力克的声音居然一点也不害怕。
 

  “是我,小力克!”小力克告诉她。
 

  “你在哪儿?”张小璐又问。
 

  “我就在你身边。”小力克回答。
 

  “你就在我身边?我怎么看不见你?”张小璐不解。
 

  “那是因为我吃了隐身药。”
 

  “隐身药?是什么东西呀?”
 

  小力克就把自己怎样找到隐身药的经过告诉张小璐。
 

  “真有这种东西?”张小璐说。
 

  “那当然。”小力克肯定,“我就是证明。”
 

  “真好玩!”张小璐羡慕地说,“对了,谢谢你刚才帮我!”
 

  “别客气!”小力克笑了。
 

  “我该回去了,再见!”
 

  “再见!”
 

  小力克目送着张小璐向远处走去。
 

  就在这时,一辆小轿车在张小璐身边停了下来,车门开了,跟着从车上下来几个大人,其中一人抓住了张小璐,另外两个人用绳子把张小璐五花大绑。
 

  “救……”张小璐刚想大声呼救,一个人用布块堵住了她的嘴。
 

  张小璐拼命挣扎,结果还是被那几个人推进了车里。
 

  小轿车一溜烟跑了。
 

 

第四章
 

  “不好,张小璐被人绑架了!”一个念头迅速地闯进了小力克的脑海里。
 

  他顾不上细想,拨腿朝小轿车追了上去,大概是因为小力克服了隐身药的缘故,他居然跑得特别快,不一会儿,就追上了小轿车。
 

  小轿车里的人一点也没发觉有人在后边追赶。
 

  不知过了多久,小轿车停在一座屋子门口。
 

  张小璐被押下了轿车。
 

  小力克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冲上去救张小璐,但他转念一想,决定先看看绑架张小璐的人是谁,再设法救人。
 

  几个人押着张小璐走进了屋子里。
 

  小力克跟在这伙人后边,谁也没有瞧见他。
 

  没多久,小力克就看见屋里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这家伙穿着西装,系着一条灰色的领带,样子很是神气。
 

  小力克对灰带领挺反感。
 

  “她就是那个有钱人的女儿?”灰领带朝张小璐看了一眼。
 

  “没错,就是她。”一个头上戴着鸭舌帽的坏蛋说。他是负责绑架张小璐的人之一。
 

  “富翁的女儿起码也值十万块钱。”灰领带眉飞色舞。
 

  小力克已经清楚这是一个专门绑架孩子的犯罪团伙。
 

  灰领带拿起了电话。
 

  “这家伙准是想给张小璐的爸爸妈妈打电话,跟他们要赎金。”小力克猜测。他经常从电视上看到这样的场面。
 

  小力克决定抓弄灰领带一下,他一眼督见一把放桌子上的剪刀,灵机一动,拿起剪刀剪断了电话线。
 

  当绑匪们看到桌子上的剪刀突然飞起来时,都吓得目瞪口呆。
 

  “这……这屋子有鬼!”鸭舌帽头一个反应过来。
 

  其他的绑匪纷纷拨腿就跑。
 

  “站住!”灰领带喝道。
 

  没人听他的。
 

  灰领带火了,他拨出手枪,朝屋顶开了一枪,吓得面如土色的绑匪们,又重新回到灰领带麾下。
 

  “准是有人在作怪!”灰领带用怀疑的目光把屋子打量了一遍,大声说,“是谁?快出来!”
 

  “别怕,我是小力克,我会想办法救你的。”小力克趴在张小璐耳边低声说。
 

  张小璐点点头。
 

  灰领带立刻注意到张小璐的举止。
 

  “你知道是谁在作怪?”灰领带说着从张小璐嘴里取出布块。
 

  “不知道!”张小璐大声说。
 

  “那你干吗点头?快说实话!”灰领带质问。
 

  张小璐索性不说话。
 

  灰领带大怒,他打了张小璐一巴掌。
 

  小力克一头撞在灰领带背上,灰领带差点儿摔倒。
 

  “难道真的有鬼?”灰领带心虚了。
 

  他瞄准空气开枪。
 

  小力克一直站在灰领带身后,所以灰领带一枪也没打中他。
 

  “怪事?”灰领带自言自语。
 

  小力克觉得好玩,他抓住了灰领带的右腿,使劲儿一扯,扑嗵一声,灰领带摔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绑匪们看见灰领带身旁站着一个正在哈哈大笑的男孩,正是小力克。
 

  “小力克,你……你……”张小璐惊叫起来。
 

  “怎么啦?”小力克不明白张小璐怎么也大惊小怪起来。
 

  “我……我看见你了!”张小璐告诉小力克。
 

  小力克这才知道时间一过,隐身药的药效已经消失了。
 

  “糟了!”小力克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
 

  他刚想拨腿往外跑,可是,灰领带一挥手,两名大汉立刻朝小力克扑上去,用绳子把他捆住了。
 

  “原来是你这小子在搞鬼。”灰领带把小力克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说,“你到底是谁?”
 

  “我偏不告诉你!”小力克哼了一声。
 

  “你会魔法?”灰领带问。
 

  “是呀,你最好把我们放了,要不,呆会我变只老虎把你们吃了!”小力克说。
 

  “臭小子,活得不耐烦了!”灰领带打了小力克一记耳光,“说不说?”
 

  小力克不理他。
 

  “先把他们俩关起来!”灰领带对鸭舌帽说。
 

  “是。”鸭舌帽应道。
 

  小力克和张小璐被关进一间又脏又臭的房子里。
 

 

第五章
 

  夜幕降临,夜空中一颗星星也没有,月亮被厚厚的云朵遮住了,只散发出一点淡淡的光芒。
 

  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照映在小力克和张小璐身上。
 

  “都是我不好,把你给连累了。”张小璐内疚地说。
 

  “这怎么能怪你呀?”小力克说,“都是那帮坏蛋不好!”
 

  “我爸爸妈妈现在一定很担心我。”张小璐叹气。
 

  小力克也开始想念爸爸妈妈了。
 

  “不行,咱们不能呆在这儿等死,得想个办法逃出去!”小力克这么说。
 

  “可是怎么逃出去呢?”张小璐问。
 

  “有了,我先把捆在你身上的绳子咬断,然后你再帮我解开绳子。”小力克的脑子转得挺快。
 

  张小璐同意。
 

  小力克使用牙齿跟张小璐身上的绳子博斗。
 

  “行了。”小力克小声说。他的牙齿战胜了绳子。
 

  张小璐摆脱了绳子的束缚。
 

  她解开了小力克身上的绳子。
 

  “快走!”小力克说着轻轻推开房门。
 

  他俩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房子。
 

  外边一片漆黑,张小璐一不小心,不知碰到了什么东西,发出当的一声响。
 

  “准是那两个小家伙逃跑了,快去抓住他们!”从对面的屋子里传出了灰领带的声音。
 

  绑匪们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小力克和张小璐拨腿就跑。
 

  但是,绑匪们跟小力克和张小璐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你往哪边跑!”小力克指着一个方向对张小璐说。
 

  “那你呢?”张小璐问。
 

  “我去引开他们。”小力克说回答。“呆会再去找你。”
 

  “不行,你这么做太危险了!”张小璐反对。
 

  “没事。”小力克说,“要是我没去找你,那就证明我给他们抓住了,你就到我家去跟我爸爸妈妈说一声。”
 

  “可是……”
 

  “别犹豫了,要不,呆会咱们一块被抓住了更倒霉。”
 

  张小璐点点头,转向朝小力克指的方向跑去。
 

  小力克向西边跑去。
 

  “站住!”小力克身后响起灰领带的声音,“再不站住我可要开枪了!”
 

  小力克心头一横,使劲往前跑。
 

  但是,灰领带和手下很快就赶上了他。
 

  小力克再一次落入绑匪手里。
 

  小力克的父母在家里等了一天一夜,始终没有儿子的消息,他俩急坏了。
 

  正在这时,张小璐闯了进来。
 

  “你是小力克的同学?”妈妈认出了张小璐。张小璐以前到过小力克家。
 

  “不……好了!”张小璐上气接不着下气。
 

  “到底出了什么事?”警探忙问。
 

  “小力克被坏蛋抓住了!”张小璐说。
 

  “坏蛋在哪?到底是怎么回事?”爸爸问。
 

  张小璐把经过说了一遍。
 

  “你马上带我们去!”警探说。
 

  张小璐点头答应,她忽然想起隐身药,她征求小力克的爸爸妈妈同意以后,跑进小力克的房间里找到了那瓶隐身药。
 

  “把它带在身上,没准用得着。”张小璐心想。
 

  她把隐身药放进口袋里。
 

  在张小璐的带领下,爸爸妈妈和十几个警察一起前去拯救小力克。
 

 

第六章
 

  小力克被绑匪们押回了屋子里。
 

  “臭小子,竟敢逃跑!不想活了!”灰领带打了小力克几记耳光。
 

  小力克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难受极了,但他始终一声不吭。
 

  “你们家住在哪?电话号码是多少?”灰领带大声问。他在打小力克家的主意了。
 

  小力克狠狠地瞪着灰领带,一句话也没说。
 

  “臭小子,你倒挺有骨气!”灰领带一脚把小力克踢倒在地。
 

  “老大,那个小丫头跑了,没准会去报案,咱们还是赶快撒吧!”鸭舌帽提醒灰领带。
 

  “没错,咱们马上就走。”灰领带点头。
 

  就在这时,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走进来报告:“老大,有人想跟买个男孩传宗接代,问咱们有没有货?”
 

  “那人靠不靠得住?”灰领带谨慎地问。
 

  “那家伙是个乡巴佬,绝对靠得住。”墨镜一脸肯定。
 

  “好极了,咱们的手头上刚好有货,正好卖给他。”灰领带说,“叫他进来吧。”
 

  “是。”墨镜走出屋子。
 

  “这家伙不但绑架小孩,还贩卖人口,真够坏的!”小力克心说。
 

  不一会儿,就见墨镜带着一个小个子进来。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灰领带和小个子终于谈妥了价钱。
 

  “从现在起,你就是他的儿子。”灰领带指着小个子对小力克说,“快叫爸爸。”
 

  “你才是他儿子呢!”小力克瞪了灰领带一眼。
 

  “叫不叫?”灰领带用手狠狠地捏着小力克的脸蛋。
 

  “打死我也不叫!”小力克大声说。
 

  “老大,不……不好了!”一名绑匪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什么事?”灰领带瞪着眼睛问。
 

  “警……警察已经包围了咱们这座屋子!”绑匪边说边喘大气。
 

  绑匪们都慌了。
 

  “有人质在咱们手上,你们慌什么?”灰领带说着看了小力克一眼。
 

  “屋子里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赶快弃械投降吧!”屋外响起了警察的声音。
 

  灰领带把小力克押到门口,然后用枪指着他的太阳穴。
 

  “谁敢过来我就毙了他!”灰领带喝道。
 

  “小力克!”爸爸妈妈同时惊叫起来。
 

  “爸爸妈妈!”小力克叫道。
 

  小力克的父母想要冲上前去,却被警察拦住了去路。
 

  “你去把车开过来,咱们立刻就走。”灰领带冲着鸭舌帽说。
 

  鸭舌帽点头。
 

  当鸭舌帽刚把小轿车开到灰领带身旁时,灰领带突然咧嘴痛叫,他的右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手枪顿时掉在地上。
 

  小力克趁机摆脱了灰领带。
 

  灰领带俯身去捡手枪。
 

  突然,手枪从地上飞了起来,瞄准了灰领带。
 

  灰领带傻眼了。
 

  警察冲上前把绑匪们一网打尽。
 

  “小力克!”一个女孩声音钻进了小力克的耳朵里。
 

  “张小璐!”小力克冲着身边的空气叫道,“你也吃了隐身药?”
 

  “没错。”张小璐说,“我现在就在你身边。”
 

  小力克乐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