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汉塞尔一进来就开始赌博,鸟王说道

从前有个富有的农夫,他的金钱可车载斗量,他的田地遍布农庄。可是他美满的生活中有一大缺憾,那就是他没有孩子。他进城的时候,经常受到同行农夫的冷嘲热讽,他们问他为什么没有孩子。最后他实在忍受不住,变得十分恼怒,回到家中便气愤地说:“我得有个孩子,哪怕是个刺猬也成。”于是他的老婆生了个怪孩子,上半身是刺猬,下半身是男孩。他老婆吓坏了,埋怨他说:“你瞧你,这就是你带来的恶运。”农夫无奈地说:“米已成粥,现在如何是好?这孩子得接受洗礼,可谁能当他的教父呢?”老婆叹道:“给他取什么名子呢?

夏日的一天,狼和熊一起在树林里遛达,他们听见一只鸟在快乐的歌唱,熊开口问:“老兄,那是一只什么鸟呀,它怎么唱得如此甜美?”“咳!”狼回答道,“那是一只鸟王,我们得小心谨慎,尽可能放尊重些。”其实,这只鸟不过是一只地地道道的山雀。“要是这样的话,”熊说道,“我倒很想看看那王宫,请你带我们去看看吧!”狼说道:“我的朋友,请等一会儿,我们现在还不能去看,必须等到鸟王后回家后再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一无是处、只会赌博的人,大家为此只叫他赌棍汉塞尔。他整天赌啊不停地赌,输掉了房子,输光了全部的财产。就在债主们要没收他房子的前一天,上帝和圣彼得登门拜访,请求他让他们暂住一晚。赌棍汉塞尔答应道:“住一晚上绝对没问题,可是我没法给你们床或吃的东西。”上帝说他只要让他们住就行,他们自己会买食品,汉塞尔欣然同意。这时圣彼得给他三块金币,请他去面包坊买些面包。汉塞尔拿着钱走了,当路过其他赌友们正在赌博的房子时,那些赌友们虽然已经赢走了他的所有财产,还是热情地招呼他:“汉塞尔快进来。”“嗨,”他说道:“我这儿有三块金币,你们还想玩吗?”一听到这个,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他了。于是他进去,又输光了那三块金币。与此同时圣彼得和上帝左等右等不见他的踪影,只好决定出去找他。这时汉塞尔回来了,他假装钱掉进了下水道,在里面搅啊搅的好像是在找,可是上帝已经知道他把钱给输光了。圣彼得又给了他三个硬币,这次他可不敢再把钱输掉了,而是去买了面包。我们的上帝又问他有没有酒,他说:“啊哈,老爷,罐子全是空的!”可是上帝说他要到地下室,那里还有最好的酒。他楞了好长的时间不敢相信,最后他说:“那么还是我下去吧,但是我肯定那里没有酒了。”当他拧开盖子时,真怪啦,好酒竟然溢了出来!他把酒端给了他们,他俩在那里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上帝跟赌徒汉塞尔说他可以帮他三个忙。上帝本希望他会请求上天堂,没想到赌徒汉塞尔竟然要一副无所不赢的扑克牌、无所不赢的骰子和能生长任何水果的神树,任何爬上这棵树的人,没有他的命令就下不来。上帝赐给他所要求的一切后,就和圣彼得离去了。

就叫刺猬汉斯吧。”

不久,王后回来了,嘴上还衔着食物,她和国王开始为他们的儿女们喂食。“现在行了吧!”熊说着就想走上前去,看看王宫到底是什么样子。“再等一会儿,熊先生,”狼急忙说道,“我们得等国王和王后都出去才行。”于是,他们在看到鸟巢的地方挖了一个小洞作记号,接着就离开了。

赌棍汉塞尔迫不及待地又设局开始赌,不久便赢得了半个世界。得知这个消息后,圣彼得向上帝报告:“上帝呀,这种事可不能继续下去了,最后他会赢得整个世界,我们必须派死神去。”所以他们将死神派下凡去。赌棍汉塞尔正在赌桌上赌得上瘾的时候,死神出现了,死神说:“汉塞尔,出来一会儿。”赌棍汉塞尔哀求道:“等一小会儿,我把这局赌完,你先上外边的那棵树上摘个小果子,我们好在路上吃。”死神闻言后就上了树,可是想下来的时候,他却下不来了,赌棍汉塞尔让死神在树上一呆就是七年,这七年中一个人都没死。

接受洗礼后,牧师说:“他浑身是刺,不能睡在普通的床上。”于是在炉子后边铺了些干草,刺猬汉斯就睡在上面。他的母亲无法给他喂奶,因为他的刺会扎伤母亲。他就这样在炉子后面躺了八年,父亲对他烦透了,暗中思忖:“他真不如死了好!”可是他躺在那里,活得很顽强。城里要举行集市,农夫在去赶集前,问老婆要带些什么回来。“家里缺些肉和几个白面包。”她说。然后又问女仆,女仆要一双拖鞋和几双绣花的长袜子。最后他还问刺猬,“你想要什么,我的刺猬汉斯?”“亲爱的父亲,”他说,“我想要风笛。”当父亲回到家中时,他带回来老婆要的肉和白面包、女仆要的拖鞋和绣花长袜子,然后走到炉子后面,把风笛交给了刺猬汉斯。刺猬汉斯接过风笛,又说:“亲爱的父亲,请去铁匠铺给大公鸡钉上掌子,我要骑着大公鸡出门,不再回来啦。”听到这话,父亲不禁暗暗高兴,心想这下我可摆脱他啦。他立刻去给公鸡钉了掌子,然后,刺猬汉斯骑上公鸡上路了,并且随身带走了几只猪和驴,他准备在森林里喂养它们。他们走进森林,大公鸡带着他飞上了一棵大树。此后他就在树上呆了许多许多年,一边照看着他的驴和猪,直到把它们喂养大,他的父亲丝毫不知他的消息。这么多年他还在树上吹着他的风笛,演奏着非常美妙的乐曲。一次,一个迷了路的国王从附近路过,听见了美妙的音乐,感到吃惊,立刻派他的侍从前去查找笛声是从何处传来的。他四周寻找,只发现在高高的树上有一只小动物,看上去像一只骑着公鸡的刺猬在演奏。于是国王命令侍从上前询问他为何坐在那里,知道不知道通往他的王国的道路。刺猬汉斯从树上下来,对国王说如果他肯写一份保证,上面说一旦他到了家,将他在王宫院中遇到的第一件东西赐予他,他就给国王指明道路。国王心想:“这事容易,刺猬汉斯大字不识,反正我写什么他都不知道。”于是国王取来笔墨,写了一份保证,写完后,刺猬汉斯给他指了路,国王平平安安地回到了家。他的女儿老远就看见了,喜出望外地奔过来迎接他,还高兴地吻了他。这时他想起了刺猬汉斯,并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他是如何被迫答应将他回家后遇见的第一件东西赏给一只非常奇怪的动物,它像骑马似地骑着一只大公鸡,还演奏着美妙的乐曲。不过他并没有按照它的意思写,他写的是它不应得到它想得到的东西。公主听后很高兴,夸她父亲做的好,因为她从未想过要和刺猬一起生活。

走着走着,因为熊老是惦记着要看那王宫,不久他们就转了回来。鸟王和王后此刻都不在,他们便上前向鸟巢里一瞧,看见五六只小鸟躺在巢底。“真是胡扯!”熊先生开口说道,“这根本就不是王宫,我一生中还没有看见过这样污秽的地方。你们也不是什么王子公主,你们这些小家伙不过是一群私生子!”小山雀听到这些话,感到非常气愤,嘟囔道:“我们不是私生子,你这笨熊!我们的父母是最正经的人。说这样的话,你要对你的无礼负责!”听到这里,狼和熊有点害怕了,急忙跑回他们的洞穴去了。

圣彼得又向上帝报告:“上帝呀,这种事可不能继续下去了。世上的人们不再死亡,我们得亲自下凡啦。”然后他们自己下凡,上帝命令汉塞尔让死神从树上下来,汉塞儿马上对死神说:“下来。”死神立即扑过去把他弄死了,然后他们一块离开去另一个世界,到了那儿之后,汉塞尔直接来到天堂的门口敲门。“谁?”“赌棍汉塞尔。”“啊哈,我们不用和他打交道!走吧!”他又去炼狱的门口敲门。“谁?”“赌棍汉塞尔。”“啊哈,没他我们这儿的痛苦就够多的了。我们可不想赌博。赶紧走吧。”然后他又到了地狱的门口,他们让他进去啦。地狱里除了老魔王撒旦和弯腰驼背的小鬼们外(身子板儿直的都在人世间忙活着呐),没别人啦。汉塞尔一屁股坐下来就开赌,撒旦除了那些身体扭曲的小鬼们外,一无所有,所以赌徒汉塞尔开始赢他的小鬼们,用他的牌做赌具他是从未失过手的。然后他带着小鬼们离去,到了霍恩伏特,又抽出一根长竿,拿着长竿去捅天堂,天堂眼看就要被捅裂了,圣彼得赶忙又报告:“上帝,这样可不行了,我们只好让他进来,否则他会把整个天堂掀翻啦。”于是他们让他进来。赌徒汉塞尔一进来就开始赌博,搞得噪音不绝,一片混乱,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说话声。无可奈何之中,圣彼得又向上帝奏道:“这可不行呀,我们必须赶他下凡,否则他会在天堂里造反。”所以他们立刻去找他,把他扔了下去,他的灵魂摔成了碎片,附在了每一个赌徒的身上,至今阴魂不散。

刺猬汉斯同往常一样,照看着他的驴和猪,经常是快快乐乐地坐在树上吹奏他的风笛。

他们一走,这群小山雀就哭着喊着叫开了。当它们的父母回家来给它们喂食时,它们都嚷道:“我们饿死也不吃,连一只苍蝇的腿也不吃。熊来过了,说我们是私生子,要是不惩罚那个恶棍,我们就不进餐。”“我亲爱的,你们放心好了,”

一天,又有一个国王带着随从和使者路过这里,他们也迷了路,森林又大又密,他们迷失了回家的方向。他也听见了从不远的地方传来的乐曲,便问使者那是什么,命令他过去看看。使者走到树下,看见树顶上有只公鸡,刺猬汉斯骑在公鸡的背上。使者问他在上面干什么,“我在放我的驴和我的猪,您想做什么?”使者说他们迷路了,无法回到自己的王国,问他能不能为他们指路。刺猬汉斯和公鸡从树上下来,对年迈的国王说如果国王愿意将他在王宫前面遇到的第一件东西赐给他,他就会告诉他路怎么走。国王回答得干脆:“好啊,”并写下保证书交给刺猬汉斯。然后汉斯骑着大公鸡走在前面,给他们指出了路,国王平平安安地回到自己的王国。当他到了王宫前的庭院时,只见那儿一片欢腾。国王有一个非常美丽的独生女儿,她跑上前来迎接他,一下子搂住了他的脖子,老父亲的归来让她十分欣慰。她问他究竟上哪儿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他说了他是如何迷了路,几乎回不来了,可是当他穿过一座大森林的时候,一只在高高的树上骑着公鸡吹风笛的半刺猬半人的怪物给他指出了方向,并帮助他走出了森林,可是他答应作为回报,将他在宫院里遇到的第一件东西赐予他,现在他首先遇到的是她,为此国王感到很难受。没想到公主却语出惊人,说:为了她所热爱的父亲,她愿意在汉斯来的时候跟他同去。

鸟王说道,“他会得到应有惩罚的。”

刺猬汉斯仍旧悉心照料着他的猪群,猪群变得越来越大,以至整座森林已经给挤满了。于是刺猬汉斯决定不再住在林子里面了,他给父亲捎去口信,说把村里的所有猪圈都腾空,他将赶一大群牲畜回去,把所有会杀猪的人都招来。他父亲知道此事后感到很难堪,因为他一直以为刺猬汉斯早就死了呢。刺猬汉斯舒舒服服地坐在公鸡背上,赶着一群猪进了村庄。他一声令下,屠宰开始啦。只见刀起斧落,血肉一片,杀猪的声音方圆数里可闻!此事完毕后刺猬汉斯说:“父亲,请再去铁匠铺给公鸡钉一回掌吧,这回我走后一辈子也不回来啦。”父亲又一次给公鸡上了掌,他感到一阵轻松,因为刺猬汉斯永远不回来了。

他飞到熊的洞穴口,大声叫喊道:“笨熊,你侮辱我的孩子们,真无耻。现在我宣布将和你们进行一场残酷的血腥战斗。如果你不受到惩罚,这场战斗就别想停止。”熊听到这话,他把公牛、驴子、鹿和所有在地上跑的兽类都召集在一起,商量着防御的方法。山雀也征集了所有在空中飞翔的大大小小鸟类,以及一支由大黄蜂、蚊子、小黄蜂和苍蝇等昆虫组成的大军。

刺猬汉斯骑着公鸡到了第一个王国。那里的国王下令,只要看到骑着公鸡手持风笛的人,大家要一起举起弓箭,拿起刀枪,把他阻挡在王宫外面。所以当刺猬汉斯到了城门前的时候,他们全都举起枪矛向他冲来。只见他用鞋刺磕了一下公鸡,那公鸡就飞了起来,越过城门,落在了国王的窗前。汉斯高声叫着国王必须兑现诺言,把属于他的给他,否则他将要国王和他女儿的性命。国王此时很害怕,他央求女儿跟汉斯走,只有这样才能挽救她自己和她父亲的生命。于是她全身穿上了白衣,带着父亲送给她的一辆六匹马拉的马车和一群漂亮的侍女,以及金子和财宝,坐进马车,把汉斯和公鸡还有风笛安置在她身旁,然后一齐起程离去了。国王以为他再也见不着女儿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们出城不远,刺猬汉斯便把她漂亮的衣服剥了下来,随后用自己身上的刺把她刺得全身鲜血淋漓。“这就是对你们虚伪狡诈的回报,”他说,“你走吧,我不会要你的。”说完他把她赶了回去,从此以后她一生都让人瞧不起。

开战的时间快到了,山雀派许多间谍去窥探谁是敌方军队的主帅。这些间谍中,蚊子是最聪明的一个,他在敌人驻扎的树林前后飞来飞去,最后隐藏在一棵树的叶子下面。这天,敌军就要在这里发号施令了,熊正好站在这棵树下,蚊子能够清楚地听到他的说话。他把狐狸叫过来对他说:“你是我们兽类中最聪明的,因此,就由你当将军来指挥我们去作战。我们得首先统一某些信号,根据这些信号,我们就能够知道你要我们做什么。”“大家看哪,”狐狸喊道,“我有一条漂亮的毛茸茸的尾巴,它很像一根白羽毛,它能让我们提高士气。现在大家记住,当你们看到我竖起尾巴时,就是要你们去赢得战斗了,你们要不顾一切地全力冲向敌军。但要是我把尾巴放下来,就是我们战败了,你们必须立即逃跑。”蚊子听了这些话,飞回到山雀那儿,把他所见所闻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刺猬汉斯骑着公鸡,吹着风笛继续向第二个国王的国度走去,他曾经为那个国王指过路。那个国王下令,只要有人长得像刺猬汉斯,要对他行举手礼,保护他的安全,向他高唱万岁,并将他引到王宫。

进行决战的日子终于到来了。瞧吧!这天天一亮,狐狸指挥的兽类队伍便都冲向前来,群兽窜动的声音可怕极了,连大地也为之颤动。山雀国王领着他的队伍,飞过来严阵以待,翅膀飞翔时的拍击声、振动声、冲撞声,充斥着整个空中,听起来也可怕极了。双方的军队在原野上各自摆开阵势。山雀命令大黄蜂首先直接向敌军指挥官狐狸进攻,集中对他的尾巴进行攻击,尽全力螫他,大黄蜂遵照命令向狐狸冲了过去。当第一只大黄蜂螫着了狐狸时,他晃了一下,一只腿抖了抖,但仍然坚持竖着尾巴。第二只大黄蜂螫他时,他不得不将尾巴放下来一会儿。可第三只大黄蜂螫着他时,他再也忍受不住,急忙把尾巴夹在两腿之间,拼命地逃跑了。群兽一看,以为一切都完了,惊愕之下,也都急急忙忙窜过原野跑掉了。鸟儿们成了这场战斗的胜利者。

没料到国王的女儿看见他,却被他的怪模样吓了一跳。这时她告诫自己不得改变主意,因为她曾向父亲许过诺言。所以她出来迎接刺猬汉斯,并与他结为百年之好。两人走到王宫的餐桌旁,并排坐下,享受着美酒佳肴。傍晚来临,他们该上床休息了,可是她害怕他身上的刺,他安慰她不必害怕,说她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同时他还要求老国王派四名士兵守在洞房的门边,点燃一堆火,等他走进洞房门准备上床前,他自己会从刺猬皮中爬出来,把刺猬皮扔在床边,他们要立即跑过去,拿起刺猬皮扔进火里,在它烧光之前不得离开。钟敲响了十一点,他步入洞房,脱掉刺猬皮,扔在床边。士兵飞快跑过来,拣起刺猬皮扔进火中。等火把皮烧成了灰,他得救啦,变成了人的模样躺在床上,全身漆黑好像被火烧过一样。国王派来御医,用昂贵的药膏给他全身擦洗、涂抹,不久,他的皮肤变白了,成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国王的女儿见他这样十分高兴,第二天早晨他们快快乐乐地起了床,一起吃喝完毕,在庄严的气氛中再次举行婚礼,刺猬汉斯继承了老国王的王位。

此时,凯旋归来的鸟王和王后飞回到他们的孩子面前说道:“孩子们,现在尽情地吃吧,喝吧!胜利已经属于我们了!”但小鸟儿们说:“不,还不行,那头笨狗熊叫我们是私生子,他还没有来乞求我们的宽恕呢。”鸟王又飞到熊的洞穴口喊道:“你这个坏熊,立即到我的住处来,去向我的孩子们恳求宽恕你对他们的无礼。否则,我将把你那讨厌身躯的每一根骨头都砸成碎块。”于是,熊不得不苦着脸爬出洞来,前往鸟王的穴巢去谢罪。至此,小鸟们才一起坐下来,又吃又喝,嘻嘻哈哈一直玩到深夜才安歇。

过了几年他带着妻子去见父亲,告诉父亲他是他的儿子。可是他父亲一再表示他没有儿子,说曾经有过一个,生下来就像一只带刺的刺猬,早就离开了,不知哪儿去啦。汉斯证明了自己是谁,老父亲很高兴,跟着他一起去了他的王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