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裁缝再次被官府传去,有个年轻的猎人去森林里打猎

高山与峡谷从不相遇,可是人类的后代,无论是善与恶,则都会相识。就是这样,一个鞋匠和一个裁缝在他们的旅途上相会了。裁缝是个个头不高但相貌英俊的小伙子,他的性格开朗,整天乐呵呵。他看见鞋匠从对面走来,从他背着的家什裁缝猜出他是干什么营生的,就唱了一支小调与他开玩笑:

从前,有个裁缝总爱吵架。他的妻子善良、勤劳、虔诚,却不能得到他的欢心。

从前,有个年轻的猎人去森林里打猎。他一路兴致勃勃,心里十分快活,一边走一边用树叶吹着小曲子。忽然他碰见一个模样丑陋的老婆子,那老婆子对他说:“你好,亲爱的猎人!看起来你又快活又满足,可是我呢,却又饥又渴,给我一点施舍吧!”

“给我缝缝开了线的鞋,

无论她干什么事,他都不满意,总是嘀嘀咕咕,又是打又是骂。当地的官府最后知道了这件事,就传讯了他并把他关进了监狱,希望能让他改过自新。他在监狱里只能靠面包和水度日,关了一段时间后,他就被释放了,不过要他发誓从此不再打老婆,要与她和睦相处,休戚与共,像夫妻应该的那样。开始一阵子还好,随后他又旧病复发,老爱嘀咕争吵。因为他不敢打她,便扯抓她的头发,女人挣脱了他,逃到外面的院子里,他就拿着尺和剪刀尾随其后,四处追赶她,并用尺和剪刀以及其他所能拿到的东西朝她摔去。打着她时,他就哈哈大笑;没打中时,他就暴跳如雷,百般诅咒。这样一直闹到邻居赶来帮他的妻子,他才罢手。于是裁缝再次被官府传去,官府叫他想想他说过的话。“亲爱的大人,”他说,“我信守了我的誓言,并没有打她,而是与她同甘共苦。”法官说,“这怎么可能?她可是再次严厉地控告了你。”“我没有打她,只是因为看见她怪模怪样,我想用手去给她理理头发,她却挣脱了我,恶意地跑开了。于是我就匆匆地去赶她,让她回来做她的事。我把手里东西向她扔,是作为善意的纪念。可我仍和她同甘共苦呀!因为我每次打她,我高兴,她痛苦;如果没打到她,她就高兴,我就难受。”法官对这种回答可不满意,给了他应得的惩罚。

好心的猎人很可怜这穷婆子,便伸手从口袋里拿了一些东西给她。给完了就想往前走。可是老婆子却叫住了他,说:“听着,亲爱的猎人,为报答你的好心肠,我要送你一样礼物。你往前走,一会儿就会走到一棵大树跟前,树上蹲着九只鸟,它们的爪子里抓着件斗篷。你要举起猎枪朝它们中间射去。那件斗篷就会落到地上。有一只鸟会被击中也落到地上来。你快捡起斗篷,那是一件如意斗篷,你只要把它往身上一披,心里想到什么地方马上就会到什么地方。你还得掏出那死鸟的心来整个吞下,这样每天早上起床时,你便会在枕头底下发现一块金币。”

针脚得要细又密,

猎人谢过那年老女智者,心里暗想:“她答应的东西真是好极了,可是这一切会不会是真的呢?”他抬脚往前,谁知还不到一百步,就听到树枝间一片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急忙抬头一看,只见一群鸟果然用喙子、爪子拽住一块布在扯来扯去,它们你抢我夺,相互争吵,谁都想把布占为己有。“哈,真稀奇!”猎人禁不住喊了出来,“真如那老婆婆讲的那样。”他马上取下猎枪,朝鸟群中间放了一枪,打得鸟儿们羽毛四处乱飞,全都吓跑了,一只被射中的从树上掉了下来,斗篷也随之掉了下来。猎人按照老婆婆的嘱咐,剖开死鸟,掏出鸟心吞了下去,然后带着斗篷回到家里。

沥青要抹在缝线上,

第二天清晨醒来,他想起老婆子的许诺,想看看一切是否也已兑现。可不,他一翻起枕头,眼前就有块金子在闪闪发亮,第二天早上他又找到一块,以后每天起床来都是如此。他积攒了一大堆金子,最后却想:“要是我老呆在家里,我有这些金子又有什么用呢?我要出去,好好见见世面。”

鞋底的钉子要敲牢。”

于是,他告别父母,背上背囊,挎上猎枪,闯世界去了。一天,他穿过一片茂密的森林,来到一片平原,见到面前矗立着一座雄伟的宫殿。宫殿的一扇窗户里,站着老太婆,旁边还有位漂亮极了的少女,正在向楼下张望。这老太婆却是个女巫,她告诉少女:“那边森林里走出来一个人,他身体内有件珍宝,咱们一定要把它骗到手,我心爱的小女儿,要知道,咱们更配得到那宝贝。他呀,肚子里有颗鸟心,所以每天早上都能在枕头下找到块金
子。”接着,她对姑娘讲怎么下手,怎么做戏,最后恶狠狠地瞪着姑娘,威胁说:“你要是不听我的话,一定倒霉!”这当儿,猎人走近了,看见姑娘便自言自语起来:“我已经东游西荡很久喽,现在想休息休息。到那座华丽的宫殿去呆一呆,反正我有的是黄金嘛。”话虽如此,真正的原因却是他已相中了那位美人儿。

可是鞋匠却受不了这个玩笑,他拉长了脸,好像喝了一瓶醋,做了一个要掐裁缝脖子的动作,但是小个子裁缝却哈哈笑了起来,递给他一瓶水说道:“没什么坏意思,喝口水吧,压压气。”鞋匠使劲喝了一口,脸上的阴云才散开了。他把瓶子还给裁缝并说:“我喝了一大口。大家说这叫能喝,而不是因为口渴。我们能一起走吗?”“好啊,”裁缝同意,“到大城市里去你觉得如何,那儿活儿会不少。”“那就是我要去的地方。”鞋匠一口赞同:“小镇子里无钱可挣,农村的人们都不穿鞋。”于是他们一块赶路,下雪的时候,他们像黄鼠狼一样踩着前面的脚窝走。

他跨进宫门,受到了亲切的迎接、礼貌的招待。没过多久,他已完全迷上那巫婆的女儿,什么也顾不到了,他总是望着她的眼睛,她要求什么,他都乐意去做。这时候,老巫婆说:“喏,咱们这就必须取鸟心了,他失去以后,不会有任何感觉的。”接着,她们调制了一种药水,煮开后,斟在一只杯子里。老巫婆把杯子递给姑娘,命令她给猎人送去。她对他讲:“呵,亲爱的,喝了吧,为着我!”猎人接过杯子,刚吞下那药水,立刻从肚子里呕吐出了鸟心。姑娘悄悄把它捡起来吞了,因为老巫婆要她这样。从此,猎人的枕头下再没发现金子,金子跑到姑娘的枕下了,每天早晨老婆子都一定去取。那小伙子呢,却对姑娘爱得发了痴,完全不想其它,一心只渴望和她一起消磨时光。

他们匆匆赶路,没有时间吃东西和休息,到了一座城里后又到处找买卖人揽生意,由于裁缝的神情活泼又快乐,两个脸蛋红彤彤的,深得大家的欢心,所以活儿也多,运气好的时候东家的女儿在门廊下甚至会亲他一口。他又和鞋匠遇见了。裁缝的家伙几乎都在包袱里。脾气暴躁的鞋匠做了一个苦脸心里想:“人越坏,运气就越好。”可是裁缝一边笑一边唱了起来,把他所有的东西拿出来和同伴分享。如果口袋里有两个铜板的话,他会要杯啤酒,兴高采烈地拍着桌子,酒杯也会陪他跳舞,他是一个挣得容易花得快的乐天派。

这时,老巫婆又说了:“鸟心咱们有了,可如意斗篷也一定得夺过来。”姑娘却回答:“斗篷咱们就留给他吧,他可是已失去自己的财富了呵。”巫婆一听大怒,说:“那样的斗篷是世间难得的宝物,我一定要,非要不可!”她教给姑娘鬼点子,说,如果她不听话,一定叫她吃苦头。姑娘只好照老婆子说的做,随后便走到窗前,眺望着远方,装出一副忧郁的样子。猎人问:“你干吗忧伤地站在那儿?”“唉,我亲爱的,”她回答,“对面有一座宝石山,那儿产精美无比的红宝石。我非常想得到它们,因此一想起来就十分难过;可又有谁能替我去取呢?只有鸟儿能飞上山去,人是绝对去不了的啊!”“如果你忧虑的只是这点事,”猎人说,“我愿马上就解除你心头的苦闷。”说完,他把她拉到自己的斗篷底下,心里想着要去对面的宝石山,一眨眼工夫,两人已经坐在了山上。但见四周宝石闪闪发光,瞅着真叫人心里高兴,他们挑最美最珍贵的搜集了一些。这当儿,老巫婆却作起法来,猎人突然感到眼皮沉重,便对姑娘说:“咱们坐下来休息一下吧,我困极了,几乎已经站不稳。”他俩坐下去,猎人把头枕在姑娘怀中,睡着了。刚等他睡熟,她便从他肩上解下斗篷,拿来自己披上。再拾起地上的宝石,一发愿回家去了。

他们走了一段时间,来到一座大森林,森林那边有通往首都的大道。有二条小路可穿过林子,一条需要走七天,另一条则只要二天,但是二人谁也不知道哪条是近路。他们坐在一棵橡树下,商量以后如何办、干粮还可以吃几天。鞋匠发言:“任何事都要先思而后行,我得带一周的干粮。”“什么!”裁缝吃了一惊,“像驴一样驮七天的干粮,头都不能抬起来走路。我相信上帝,任何事情均无烦恼!我口袋里的钱夏天冬天一样好用,可是热天里面包要变硬,而且还会发霉,我的外套也禁不住这么长的时间。另外我们为什么不找找那条近路呢?二天的干粮足够用啦。”最后,二人分别带上自己的干粮,进入森林寻找各自的运气。

猎人睡够了醒过来,发现自己心爱的人骗了他,把他一个人丢在了荒山上。“呵,”他叹道,“世间竟有这样的大骗子!”他坐在那儿忧心忡忡,心痛难忍,却不知怎么办才好。这宝石山呢,属于一群狂暴粗野的巨人,他们住在山上,在山上胡作非为。猎人那么坐了没多久,就看见来了三个巨人。他赶紧躺在地上,装做酣睡的样子。巨人们走过来,第一个用脚踢他,说:“这是条什么虫子,敢躺在这儿做白日梦?”“踩死他!”第二个说。“值得花力气吗?”第三个不屑地讲,“留他一条命吧,他在这儿呆不长,他一往上爬,爬到了山尖,白云就会卷住他,把他带走的。”他们一边谈话,一边往前走。猎人却记住了他们说的话,一等他们走远,便站起来向着山顶爬去。他在山顶坐了一会儿,一朵白云悠悠来到,卷起他,带着他在天空中飞了一会儿,最后降落在一座大菜园子里。菜园四周高墙环绕,他缓缓地落在了圆白菜和其它蔬菜中间的地上。

林子里静悄悄地像座教堂。风不刮、水不流、鸟不鸣,连阳光都穿不透树上密密的叶子。鞋匠一声不吭,背上的干粮越来越重,汗流满面,脸色阴沉。裁缝却是一脸欢快,跳来蹦去,不是用树叶吹着小曲就是哼着小调,心里想:“天堂里的上帝看见我如此快活,一定会高兴的。”二天过去了,第三天,这林子还没有到头,裁缝把干粮都吃光了,他的心一下子沉重了许多。然而,他并没有丧失勇气,而是依靠上帝,相信自己的运气。

猎人转头四望,说:“我只要有点吃的就好喽,肚子真饿,这么往前走会很吃力啊!可这儿见不到苹果、梨子和其它水果,到处是菜叶,除了菜叶子还是菜叶子。”终于,他想:“不得已我可以吃点莴苣嘛,味道虽不怎样,却可以提起我的精神。”于是,他选了一窝最粗壮的吃起来,可是刚吞下几口,他就觉得精神不对,好像他已经完全变了。果然,他长了四条腿,一个大脑袋,两只长耳朵:他惊恐地看出,自己已变成了一头毛驴。由于仍然很饿,并受他现在的天性决定,多汁的莴苣变得很有味道了,他贪婪地吃个没完,吃啊吃啊,他终于碰到了另一种莴苣,可他刚吃下一点,又感觉发生了变化:他恢复了自己原来的人样儿。

第三天夜里,他饥肠辘辘地躺在一棵树下,到早晨起来时更加饿得发慌;第四天也过去了,鞋匠坐在一棵倒在地上的树上面吃他的晚饭,裁缝则只能在一边看着。如果他要一小片面包的话,鞋匠就会讽刺地笑道,“你不是总是那么高兴吗?现在你可知道什么叫做悲伤。早晨唱歌的鸟儿,晚上就会被鹰给叼走。”长话短说,他是一个无情无意的人。第五个早晨,可怜的裁缝站不起来了,浑身虚弱得连吐一个字都很困难。他的脸色苍白,眼睛发红。这时鞋匠跟他说:“今天我给你一块面包,但是不能白给,你得用你的右眼换。”裁缝大不高兴,可是他为了挽救自己的性命不得不同意了。他的双眼又一次流出了眼泪,然后抬起头来。狠心的鞋匠用一把飞快的刀将他的右眼挖了出来。裁缝这时想起小时候他躲在厨房里偷吃东西时母亲说的话:“该享受的时候就享受,该受苦的时候就受苦。”在他慢慢地享用完那块代价昂贵的面包后,又站了起来,把痛苦抛在脑后,自我安慰地想到一只眼睛足够用。可是到了第六天,饥饿再次袭来,他的腹空如雷鸣,震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到了晚上他跌倒在一棵树旁,第七天早晨人已昏迷,再站不起来,死神临近了。此时鞋匠又说:“我来可怜可怜你吧,再给你些面包,不过仍不是白给,我要你另外一只眼睛。”现在,裁缝才感到他的一生如此渺小,请求上帝的宽恕吧,他说:“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将忍受我必须忍受的苦难。可是你要记住,我们的上帝可不总是看着不管的,你在我身上所施的这些暴行会得到报应的,那一刻终将要来到的。我的日子好的时候,我与你共享我的一切。我的工作要求每一针都相同,不许有分毫之差。如果我失去双眼,就不能做针线活了,那我只好去要饭啦。在我瞎了之后,无论如何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要不我就会饿死的。”可是那鞋匠心中早就没了上帝,掏出刀来又把他的左眼剖了出来,然后给了他一小块面包和一只棍子让他在后边跟着。太阳下山他们出了森林,眼前是一片野地,上面立着绞架。鞋匠把瞎裁缝领到绞架底下就独自离去了。在疲劳、痛苦和饥饿的折磨下,倒霉的人一头倒下就睡着啦。他睡呀睡呀,整整睡了一晚上,天亮的时候他醒了,可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绞架上吊着二个罪犯,每个人的头上都站着一只乌鸦。这时一个吊死鬼说起话来:“兄弟你醒了吗?”“我醒啦。”第二个回答。“那么我告诉你,”第一个说,“昨晚上从绞架上掉下来的露水,谁要是用它洗脸的话,就会得到自己的眼睛。如果盲人们知道的话,有多少人会相信这能恢复人的视力?”

这时猎人躺在地上睡着了,消除了疲劳。第二天早上醒来,他把坏莴苣和好莴苣各摘了一棵,想:“它们会帮我夺回自己的东西,惩罚那不忠实的人的。”随后,他把莴苣藏在身上,翻出围墙,动身找他爱人的宫殿去了。他东奔西走了好多天,侥幸把它给找着啦。他马上染黑了脸面,叫他亲生母亲见了也休想认出来,这样才去宫里借宿。“我累死了,”他说,“再没法往前走。”“你是谁啊。老乡?做什么样的营生?”巫婆问。他回答:“我是国王的使者,被派出来寻找天底下长的最美味可口的莴苣。我非常幸运地找到了,正藏在身上哩。只是太阳烤晒得太厉害,我担心鲜嫩的菜叶会蔫掉,不晓得能不能把它送到呵。”

这话让裁缝听见啦,他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按在地上的小草上,直到手帕让露水给湿透了,然后用手帕擦洗眼窝。说时迟那时快,绞架上的吊死鬼的话立刻就灵验啦,眼窝里又变出一双明亮的眼睛,不一会儿裁缝就看清了山那边升起的太阳,他的眼前是一片平原,平原上耸立着一座大都市以及巨大的城门和许多高塔,塔尖上的金球和十字架闪闪发光。他能分辨出树上的每片叶子,看见小鸟在树丛间飞来飞去,小飞虫在空气中跳舞。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针,和以前一样,很快就把线穿了过去,他的心里乐开了花。他跪了下来真心感谢上帝给予他的恩赐,虔诚地做了晨祷。当然他也没有忘记为那两个可怜的吊死鬼祈祷,他们在风中晃来晃去不时地撞在一起,就好像是钟摆一样。他背起包袱,很快就忘却了以前心里的创伤,唱着小曲吹着口哨,又继续赶路了。

老婆子听说有美味的莴苣,嘴馋起来,说道:“亲爱的老乡,让我尝尝那美妙的莴苣好吗?”“行啊行啊,”猎人回答,“我有两棵,愿意送你一棵,”说着打开口袋,把坏的一棵递给她。老婆子毫无防备,想吃那新奇的菜想得口水快流出来了,急忙亲自下厨房去做起来。做好后,她等不及端上桌子,伸手抓了几片叶子塞进嘴里,哪知刚一咽下肚去,她已失去人形,变成一头驴跑到了院子里。这当儿巫婆的女仆走进厨房,见莴苣已做好了,想把它端上桌子,可半道也犯了偷偷尝一点的毛病,吃下了几片叶子。结果莴苣的奇妙作用又马上显示出来,女仆同样变成头母驴,和老巫婆跑到一起去了,而装莴苣的大碗却掉在了地上。这其间,“国王的使者”和美丽的姑娘坐在一起,她等了好久不见人送菜来,也馋了,就问:“不知道莴苣在哪儿呵?”猎人想一定是菜已经起作用,说:“我去厨房看看吧。”他走下楼,见两头母驴在院子里兜圈子,莴苣却撒了一地。“行啦,”他说,“那两个已得到惩罚,”说着把剩余的菜叶儿捡起来放在碗里,端去给姑娘。“我给你送佳肴来了,免得你久等。”他告诉她。姑娘于是也吃了一些,立刻也和另外两个一样失去人形,变成母驴跑进院子去了。

他遇到的第一样东西是一只在田野里奔跑着的棕色小马驹。他一把抓住了马的鬃毛想跳上去骑着它进城。可是小马驹央求放它走。“我还太小,”它央求着,“甚至像您这么轻的裁缝都能把我的脊背压断,放我走吧,我会长大的,到时候也许我会报答您的。”

猎人先洗了脸,让那些变驴的家伙能认出他,然后才走进院子,说:“现在该你们得到背信弃义的报应啦!”他用一条绳子拴起三头母驴,把它们赶到一座磨坊前。他敲敲窗户,磨坊主探出脑袋来问有什么事。猎人回答:“我有三头蠢驴,再不想养了。你要愿意收留它们,喂它们饲料,把它们圈住,照我说的那样对待它们,你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当然可以,当然可以,”磨坊主回答,“可要我怎样对待它们呢?”于是,猎人告诉他,那头老驴,就是从前的巫婆,他每天得揍它三次,却只给一顿草料吃;那头年轻点的母驴,就是从前的女仆,他每天要揍它三次,喂它三顿;那最小的一头驴,就是从前的漂亮姑娘,他不用揍它,只要喂它三次。”要知道,猎人还是不忍心让姑娘挨打哟。随后他回到宫里,在那儿找到了他所需要的一切。

“去吧,”裁缝说:“你还是个调皮的小家伙。”他用树枝轻轻地抽了一下它的屁股,小马驹高兴地尥着蹶子,蹦过树丛,跳过沟渠,一溜烟地跑进了广阔的田野。

几天后,磨坊主来说,他必须报告:那头一天挨揍却只有一次草吃的老母驴死了。“另外两头虽然没死,也得到三顿草料吃,”他说,“却显得十分伤心,看样子也熬不了多久喽。”猎人听了心肠软了,克制住怨恨,告诉磨坊主把它们给他赶回来。两头母驴回来后,他给它们吃了好莴苣,它俩马上又变成人了。美丽的姑娘一下跪在猎人面前,说:“唉,亲爱的,原谅我对你干的坏事!都是我母亲逼着我干的,我本心才不愿意呐,因为我打心眼儿喜欢你。你的如意斗篷挂在我衣柜里;我愿意喝呕吐药,吐出鸟心来还给你。”猎人一听也改了想法,说:“留着吧,反正都一样,因为我要娶你,让你做我忠实的妻子。”随后举行了婚礼,他们一直到死都愉快和睦。

可是从一天前起小裁缝就粒米未进。“我的眼睛充满了阳光,可我的肚子却空空荡荡,首要的事是,一旦我碰见能填满肚子的东西,只要能嚼得动,我无论如何得把它吃下去。”这时,一只神态高贵的白鹳迈着幽雅的步子从草地上走了过来。“等等,等一下,”裁缝大声喊着,一把抓住了白鹳的腿:“不管你好吃还是不好吃,我可是饥不择食啦。我得砍下你的头,然后把你烤了吃。”“别这样,”白鹳劝道:“我是只神鸟,对人类大有益处,是不可被伤害的。如果放了我,我会以其它的方法来报答你。”“那么你走吧,长腿兄弟。”裁缝说,白鹳腾身而起,一双长长的腿悬在下面,姿态优美地向远方飞去。

“这样没完没了的,何时才有个完?”裁缝自言自语,“我是饿上加饿,已经前胸贴后背啦,再碰上什么东西绝对不能客气了。”就在此时,他看见一对小鸭子在一个水池里游水。“你们来得可正是时候。”他说着,伸手抓住一只就要拧脖子。猛然间一只老母鸭在藏身的芦苇中高声叫着,大张着嘴飞快地游了过来,恳切地央求他饶过它的孩子。“您想过没有,”它说,“如果您被抓走杀死,您的母亲该有多悲伤嘛?”“别说啦,”好心肠的裁缝被感动了,“带走你的孩子吧。”说着把手中的猎物放回到水中。

他转过身子,发现自己站在一棵年代很老的老树前,它的半截身躯已经空了,野蜂在树洞前飞出飞进忙个不停。“那不就是对我行善的报答吗?”裁缝说,“蜂蜜可以恢复我的体力。”可是蜂后飞了出来,警告他说,“如果你碰一下我的子民,毁坏我的蜂窝,我们的蜂针会变成无数根烧红了的钢针刺进你的皮肤。不过你要是不打搅我们的生活,走你自己的路,我们会找时间为你效劳的。”

小裁缝对此也是无可奈何。这顿晚饭简直是画饼充饥!三个盘子空第四个是空盘子,他拖着饥饿不堪的身子进了城。这时时钟正好敲响了十二点,酒店里的饭菜已经为他做好了,他迫不及待地坐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酒足饭饱后他说:“现在我要工作啦。”他走遍全城,找到了一个东家和一份好工作。由于他的缝纫手艺高超,时间不长他就出名了,每个人都想有一件小裁缝做的新外套。他的名声越来越大。“我的手艺到此为止了,”他说,“可是东西每天都在改变。”终于,国王任命他为皇宫作裁缝。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就在这同一天,他从前的伙伴鞋匠也成了皇宫鞋匠。当鞋匠看见裁缝以及他那双明亮的眼睛时几乎晕了过去。“必须在他报复我之前,”他暗暗想道,“让他掉进陷阱。”然而,害人总是先害己,晚上收工后,趁着夜色黄昏他悄悄溜到国王面前说:“国王陛下,裁缝是个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他曾夸下海口说他能找到古时候丢失了的金皇冠。”“那很好呀。”国王说。第二天早朝时,他便传裁缝到殿前,命令他将皇冠找回来,否则永远不许回城。“噢噢!”裁缝想:“无赖的瞎话无边无沿。可是国王的脾气粗暴无常,他要是让我去办别人都办不到的事,那我就不必再等到明天早晨啦,干脆今天立刻就出城。”于是他打起了包袱。可当出了城门时,他不禁有些遗憾,因为他放弃了那么好的工作,离开了给予了他许多好时光的城市。他到了遇见鸭子的水池边,那只他曾将它的孩子放生了的老母鸭正坐在岸边用嘴巴梳理自己的羽毛。它立刻认出了他,问他为何耷拉着脑袋。“听我讲完我遇到的事儿,你会觉得没什么新鲜的。”裁缝回答并把故事告诉了它。“不就是这么些事吗?”鸭子说,“我们能帮你,皇冠掉到了水里沉到水池底下了,我们一会儿就帮你取上来。这时候你把你的手帕铺在岸上就行啦。”它带领十二只小鸭子潜入水里,没用五分钟它就钻出水面,那皇冠就放在它的翅膀上,十二只小鸭子在四周游来游去,不时地把长嘴巴伸到皇冠底下帮助运送皇冠。他们游到岸边把皇冠放在了手帕上面,人们无法想象皇冠有多么漂亮和辉煌,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无数颗红宝石一样闪闪发光。裁缝用手帕的四角把皇冠包好给国王带去,国王别提有多高兴啦,他将一根金项链挂在了裁缝的脖子上。

鞋匠发觉一招不灵,他又想出第二招,于是上奏国王说:“国王陛下,裁缝狂妄自大的本性未改,他吹牛说他能用蜡做一个王宫,和这个王宫一模一样,甚至连内外的任何物件、无论是活动的还是固定的都不会缺少。”听罢,国王将裁缝招来,命令他用蜡照这个皇宫再做一个,包括里外的任何物件,无论是活动的还是固定的都不得有丝毫失误,如果做不出来,或少了根钉子,他就会被关进地牢,了却余生。

裁缝心想:“事情越来越糟,岂可忍受!”就把包袱往肩膀上一搭,又踏上了路程。他到了那棵老树前坐下来,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蜜蜂飞了出来,蜂后看见他垂着头,便关心地问他的脖子是否得了风湿病。“哎呀,不是的,”裁缝回答:“是些其它的愁事。”然后,告诉它国王命令他办的事。蜜蜂们嗡嗡地交头接耳起来,它们商量完后,蜂后说:“回家吧,明天这时候你带一块大布单子再来,到时一切都会办妥的。”所以他又原路返回了,同时蜜蜂们也飞向了王宫,并且径直地从开着的窗户飞了进去,爬遍了各个犄角旮旯,非常仔细地查看了每个物件。然后急急忙忙地飞回去,照着王宫的样子用蜂蜡建造了一个皇宫模型,建造的速度如此之快,竟让人以为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般,天黑之前,已经是大功告成了。第二天早晨裁缝来的时候,他面前是一座光彩夺目的宫殿,而且墙上不少一根钉,顶上不缺一片瓦,整个建筑精美绝伦、小巧玲珑、洁白似雪,散发着阵阵蜂蜜的芳香。裁缝小心翼翼地用布把它包了起来,呈献给了国王,国王对此爱不释手,把它陈列在最大的厅堂中,并赐给裁缝一座大石头房子作为奖赏。

谁知鞋匠仍不死心,第三次向国王上奏道:“国王陛下,裁缝听说宫院中没有喷泉,他夸下海口要让宫院中间喷出一人高的水来,晶莹如水晶。”于是,国王让人叫来裁缝,对他说:“如果到明天我院子不喷出一股清泉,像你许诺的那样,刽子手就会当场把你脑袋砍下来。”可怜的裁缝没多思考,就赶紧逃出城门,因为这次已严重到要他的命,他伤心得泪流满面。当他忧心忡忡地往前走时,他曾经放掉的那匹小马驹迎面跑来,现在它已经长成一匹漂亮的棕色骏马了。“时候到了,”小马对他说:“我该对你报恩了。我知道你有什么难处,但你很快就会得到帮助了。骑上来吧,我已经能够架住两个你啦。”裁缝受到极大的鼓舞,他一下子跳到马背上,骏马便撒开四蹄飞快地进了城,一口气跑到了王宫的院子里。他围着院子快如闪电般地狂奔了三圈,猛然栽到在地。就在这一刹那,凌空一声霹雷响,一大块泥土好像炮弹一样从院子中央直射天空,落到了王宫外面,随后便是一股水柱直喷出来,像水晶一样清澈透明,如同人骑在马背上那么高,阳光在水柱顶上跳舞。国王见后兴奋地站了起来,当着大家的面拥抱了裁缝。

可是好运不长,国王有许多女儿,一个赛一地个漂亮,可惜没有儿子。卑鄙的鞋匠借此机会第四次在国王面前使坏,说:“国王陛下,裁缝实在是本性难移呀。这次他自不量力地吹牛说如果他乐意,他能够凭空给国王陛下带来一个王子。”国王唤裁缝上殿,下旨说:“如果你能在九天内给我带来一个王子,你可作为我大公主的夫婿。”“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小裁缝斟酌,“可是樱桃树太高了,要想吃樱桃,就有从树上摔下来的危险。”

他回到家中,盘起双腿坐在工作台上左思右想此事如何办理。“岂有此理,”他不禁叫出声来,“我要离开,此处让我一刻也不得安宁。”他收拾起包袱匆忙出了城门,来到草地并遇见了老友白鹳。白鹳正像一个哲学家似地来回迈着方步,有时会纹丝不动,叼起一只青蛙后便陷入深深的思考,好一会儿方才咽入腹中。白鹳到他面前打招呼:“我看你背着包袱。”他开始询问,“你为何离城出走?”裁缝一五一十地向它讲述了国王是如何降旨于他,而他则无法遵旨,并且向它倾诉了一肚子的苦水。“不要愁白了你的头,”白鹳劝导着,“我帮你解脱困境。我给城里送婴儿已有好长的时间啦,也许碰巧我能从井里叼出一个小王子呐。回家去,别着急。从现在起的第九天,你去王宫,届时我也会在那里。”小裁缝回了家,到了约定的时候,他来到王宫,不一会儿白鹳冉冉飞至,轻敲他的窗户。小裁缝打开窗户,见长腿兄弟小心翼翼地迈腿进来了,然后步态优美地走过了大理石路面。它的长嘴巴里叼着一个美如天使的婴儿,婴儿向王后伸出小手。白鹳将婴儿放在王后的怀中,王后非常高兴地抱起婴儿,不住地亲吻。白鹳在飞走之前将背上的旅行袋取下交给了王后,袋子里有一些小纸包,里面包着的是分给小公主们五彩糖果。然而,大公主却没分到,她得到的是快乐的裁缝成了她的夫婿。“对于我来说,”她说道,“这就是最高的奖赏。我母亲远见卓识,她常说相信上帝的人,好运长在,万事如意。”

鞋匠不得不为小裁缝制作在婚礼上跳舞的舞鞋,婚礼后他被永远赶出京城。沿着通向森林的路,他到了绞架旁,死不甘心的鞋匠在炎热天气的煎熬下疲惫不堪地倒在了地上。他正想闭上眼睛睡一会儿,两只乌鸦从吊死鬼的头上飞了下来,啄出了他的双眼。他发了疯似地奔进了森林,后来他一定在里面饿死了,因为没有人再看见过他或听说过他的消息。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