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肚子疼是因为杏仁吃得太多了,一边下车一边吆喝着

  有一天,小豆豆坐在上学去的电车里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今天我吃了泻药。

  这仅是一场遭遇战,大仗还在后头。狩猎队有一笔生意:捕三头野牛。

  “哎呀!巴学园还应该有校歌呀?”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好吃的甜食会吃坏肚子,而那么苦的泻药却能治肚子疼。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吃了二十多个甜点心,全都是杏仁的。看起来,我肚子疼是因为杏仁吃得太多了。

  哈尔大声地向其他车手下达指示,除了哈尔乘坐的那辆追捕车和罗杰那辆大笼车之外,其他车辆返回营地待命,哈尔还叫了一些猎手和他们一起去追捕公牛。

  想到这里,小豆豆恨不得马上就能赶到学校,虽然还有两站才能下车,但她已经站到车门口摆好了起跑的姿势,只等电车一到自由冈车站就可以立即跑下去了。到了下一站,车门打开时,有一位正要上车的阿姨看到有个小女孩站在门口摆出一副立即就要跑出去的架势,还以为她要下车呢,可她却根本没有动,这才一边上车一边说:

  昨天,基基诺·巴列斯特拉在约定的时间,也就是十点钟,等在店门口。他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我等一会儿再进去。于是我就在外面兜了一圈,等他给了我暗号才进去。这时,店里已没有其他人了。

  哈尔从驾驶室钻出来坐在捕手椅上,捕手椅在驾驶室外面,固定在右前轮的挡泥板上,负责捕捉野兽的那个人得坐在这个位置上才好下手。哈尔抓着一根长竿,竿的一头是一个套索。捕兽的方法是把套索套在奔跑着的野兽的脖子上。这件事说起来很简单,但干起来却不容易。

  “你这是干什么哪?”

  “你必须快点吃。”基基诺说,“我爸爸过一会儿还要回来。”

  哈尔向乔罗做了个手势,示意开始追击牛群。汽车的每一次颠簸都有可能把哈尔抛到刺丛里。他一手紧抓住车门不放,另一手握着长竿。

  因为早已做好了准备,所以电车一到站,小豆豆下车的速度是可想而知的。年轻的男售票员还没等车停稳就以潇洒的姿势把一条腿跨到了站台上,一边下车一边吆喝着:

  我狼吞虎咽地吃着:一口塞进四个小杏仁饼……结果吃得太猛太快,感到肚子很不舒服。我刚回到家,就觉得胃胀得厉害,头也发晕,最后就病倒了。

  大草原看起来像天鹅绒一样平坦,但长长的草下满是雨水冲成的沟,野兽刨的坑,还有石块、树桩和倒下的树干等等。

  “自由冈!请下车的乘客……”

  当然,我没说我的病是由于吃杏仁饼引起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不连累我的朋友基基诺·巴列斯特拉。

  他们追上了牛群。牛群就像一条黑色的河流,河水在车两旁奔腾。有些牛已经在哈尔的长竿距离之内,但哈尔并不急于下手,他不想随便捉一只应付差事,他要抓只大的。

  还没等他喊完,小豆豆的身影早已从检票口消失了。

  他看到了一只,就在前面,个头比其他牛高出四五十厘米,背像一张餐桌一样又阔又平,大脑袋上的两只犄角弯弯的,角尖像矛一样锋利,它的后颈处还有一只白鹭正悠闲地啄虫。

  跑到学校,一进教室,小豆豆就向先来的山内泰二同学问道:

  哈尔朝乔罗大声喊道:“就抓那一头。”在雷鸣般的牛蹄声和马达轰隆声中,乔罗几乎听不见哈尔在喊什么,但他明白了哈尔手势的含意,立刻把车速加快。保险杠撞上了落后的母牛们的屁股,它们让开道。说是道,但那是什么道啊。汽车如果不散架、不断轴、不抛锚,那简直就是奇迹。

  “哎,阿泰,这学校有校歌吗?”

  一棵大洋槐树挡住了去路,乔罗猛地一打方向盘,差点儿把哈尔抛出捕手椅。车擦着树干而过。遇到灌木丛,乔罗就直冲过去。最糟糕的是碰上荆棘丛,它们一般高3米,每一丛都有汽车那么宽,长着成千上万根5厘米以上的刺,又尖又硬。哈尔的脸上、手上都被划破了,鲜血直流,就连衣服也被划出许多口子。哈尔也曾想过是不是乔罗故意伤害他,但他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想捉到那头大公牛,他们不能见了灌木丛就躲,即使遇到蚁巢山也没时间绕行。非洲的蚁巢山十分奇妙有趣,样子千奇百怪,矮的50厘米,高的可达6、7米。虽然人们称它们为山,实际上却是成千上万只白蚁营造的。蚁山的每一个颗粒都是经过白蚁的身体加工而成。白蚁吃进粘土,在体内与某种体液混合后,就变得像水泥一样硬。所以蚁巢山坚如岩石,你要是用镐挖的话,一镐头下去,只会冒火星,连一个坑都砸不出来。它不怕日晒雨淋,可以经受一百多年的风风雨雨。

  爱好物理的阿泰以颇为深思熟虑的口吻答道:

  此时那头公牛就冲上了这样一个大蚁巢山,山有汽车的两倍高。一个庞大的黑色身躯映衬在蓝天下,这幅壮观的图画令哈尔终生难忘。随后,野牛不是顺着山坡跑下去,而是奋力一跃,腾空而起,稳稳地落在另一侧。如果追捕车绕过蚁山,就会失去宝贵的时间。乔罗把油门踩到底,汽车像火箭一样冲上蚁山,随后也腾空而起。如果不走运,汽车会翻个倒栽葱,但这次运气不错,要是可以把这称为好运的话,汽车四轮着地,但却掉进了荆棘丛中。哈尔只觉得身上又是一阵刺痛,他想,怎么豪猪的刺都长到这些树上来了。

  “好象没有吧?”

  汽车冲出荆棘丛,又来到一片开阔地,现在离野牛已经很近了。野牛加快了速度想甩掉追踪者,它累得浑身是汗,嘴吐白沫。现在它和汽车已经把牛群远远地抛在后边。汽车的保险杠几乎碰到了它的蹄子,套索就在它的头上摇晃。哈尔努力想把套索套在公牛的头上,但颠簸的汽车却使套竿打在牛背上。大公牛呼的一转牙,向右跑去,乔罗紧迫不舍,弯拐得太急了,左边的两个轮子几乎离开了地面。眼看又快迫上了,大公牛又企图用急转弯的办法摆脱敌人,这一次是向左,汽车依然紧紧跟着它。

  “唔——”

  突然,大公牛停住不动了,两只发红的眼睛紧紧地盯住汽车,它被这个四四方方轰轰作响的臭玩意儿纠缠得不耐烦了。乔罗停住车,大公牛就在捕手椅一侧。还没等哈尔准备好套索,大公牛就朝汽车冲过来了。如果它撞汽车的下部,那么汽车就会翻几个滚,而哈尔说不定已经被压在车底下了。但它撞的是车门。两只犄角刺得很深,好像车门是纸板糊的。它发觉自己的脑袋被这怪东西卡住了,它凶猛地晃动脑袋,不仅把自己的犄角拔了出来,连车门也给它拽掉了。这一下它看清了,车里面有一个人,它的怒火更旺了。它前腿腾空,头高高扬起,哗啦一声,不仅牛头撞进了驾驶室,连牛肩膀都进去了。乔罗看它扑过来,急忙往外逃。驾驶室顶部有一个门,正好从这个门向上爬。他的动作很敏捷,但还是没能躲过野牛的攻击,一只牛角顶住他的屁股一掀,他就像个炮弹似的飞出车顶。看到他那狼狈相,哈尔和其他人都忍不住笑起来。但随后发生的事情更可笑,当然也够吓人的:牛头从车顶上伸出来,它的两条后腿蹬上了驾驶室,前腿趴在驾驶室顶。看到乔罗逃过了它的硬角,它气得发狂,一次一次地甩着大脑袋,乔罗几乎被角碰着了。它狂怒地咆哮,嘴上的白沫喷得老远,双眼像烧红的煤球。它拼命想登上车顶,两条后腿在驾驶室里乱蹬,仪表盘啦、车窗啦,一切都被踏得粉碎,可还是上不去。

  小豆豆略做出郑重其事的样子应了一声,又说:

  哈尔这时真希望手中的家伙是一部相机而不是套索,多么奇特的景象:一辆福特车的驾驶室里坐着一头野牛!

  “我想还是有个好。以前那所学校就有一首,可棒啦!”

  猎手们曾经对他说过这一类事情——野牛、犀牛、狮子、豹子会窜进驾驶室。美国的黄石公园里每年都会有黑熊和灰熊打破车门钻进驾驶窒,不过百闻不如一见,这次算是开眼了。

  说着就放开嗓门唱了起来:

  哈尔看得入了神,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工作。他忽然猛醒过来:这不是天赐良机吗!他伸出套竿让套索对准牛脑袋。这新的纠缠再次激怒了那畜生,它对着套索大声咆哮,企图用那十字镐似的犄角戳断它。

  “洗足池水虽然浅,却能深深打动伟人心。”

  哈尔放下套索,要是利索的话,绳圈会滑过脑袋锁在脖子上,但这个家伙的两只犄角太大,绳圈卡在一只角上。有一段绳子正好掉在牛嘴巴里。它立刻大嚼特嚼,似乎要把怒气都出在这段绳子上。但它的特长是用犄角和蹄子而不是嘴巴。它的牙只适合吃草,对付这根尼龙绳就无能为力了。哈尔猛地一拉,就把套索从牛嘴巴里扯了出来。

  这是原来那所学校的校歌。对于小学一年级的学生来说,这歌词尽管很难理解,

  大公牛已不再对乔罗感兴趣,它的一条前腿已经放下,过不了多久它的脑袋也会缩回去,然后下车跑掉。哈尔知道,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只能略微明白一点点,但小豆豆还是记得很牢。

  他使出浑身解数,尽可能地使绳圈张得更大,终于把它套在了牛脖子上。绳子的一头在哈尔手里,他猛地一拽,绳圈就紧紧地勒住了那粗脖子。

  (尽管只记住了这么一句话。)

  大公牛怒吼一声企图从舱门中缩回脑袋,但被绳子紧紧地拉住了。哈尔知道自己的力量比不过大公牛,跟它拔河准得输。他早就把绳子牢牢地拴在挡泥板上了。让挡泥板去和大公牛较量吧,看看谁更有劲?挡泥板被拉得上下摆动,发出嘎嘎的响声。如果挡泥板被拉掉,固定在上面的哈尔的座椅也要飞出去。现在哈尔坐在上面就像坐在跷跷板上一样。

  听小豆豆唱完,泰二轻轻挠了两下脑袋,好象有点佩服似的“唔——”了一声。

  大笼车跟上来了,哈尔挥手示意他们快点。马里加大油门,车上的大笼子由于颠簸而发出哗哗啦啦的响声。

  这时,其他同学也都来了,对于小豆豆唱的难懂的歌词,都现出一副尊敬和憧憬的神态,口里都“唔——”了一声。

  罗杰睁大眼睛看着这个最奇特的景象:牛头卡车。希腊人在他们的神话故事中创造了一个半人半马的怪物,不知他们见到这个牛头铁身,还有四个轮子的怪物时有什么感想。

  小豆豆建议道:

  他看到大公牛正拼命朝后挣,力图挣脱勒在脖子上的绳圈。如果绳子一断,它就逃脱了。

  “怎么样?请校长给我们作一首校歌好不好?”

  “快,马里!”他催促车手。

  刚好大家也是这么想的,因此就立即响应:

  他看到哈尔朝他挥手,并指向追捕车的另一侧,他立刻明白了哥哥的意思。他朝车箱里笼子边的猎手们喊:“打开笼门。”又对马里说:“调头,倒着靠过去。”

  “太好啦!太好啦!”

  已经可以听到哔叭哗啦的撞击声了。大公牛为了挣脱出这个陷阱,已经把驾驶室里的所有设备都踩得一塌糊涂。这部车要花大力气才能修好。这就是活捉野兽的代价。在这场牛和车的较量中,双方是两败俱伤。

  于是大家便蜂拥着朝校长室走去。

  马里调转车头,倒着车靠了上去,直到大开的笼门对准了福特车的驾驶室门。

  校长听了小豆豆唱的歌词,又听了大家的希望,然后说:

  “松开!”罗杰大声冲哈尔喊道。哈尔慢慢放松绳子。由于勒在脖子上的绳子松开了,大公牛立即从驾驶室顶上缩回脑袋,开始向车下退,大公牛后边没长眼,它不知道它的退路实际上是个更大的陷阱。它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稀里糊涂地进了笼子。马里将车朝前开了一小段,使笼门能关上,哈尔早就从捕手椅上跳下来,跑到大笼车后,飞快地把门关上了。

  “好!那么明天早晨我就把校歌作出来!”

  大公牛暴跳如雷,不断地用它的大脑袋撞击两侧的铁栅栏,整部大笼车在它的撞击下摇晃着。这样下去它的角可能会撞断,头也可能撞碎。必须让它安静下来,否则它会拼个牛死笼破。

  同学们说:

  哈尔取来麻醉枪,企图找机会给它一枪让它睡过去。但他还没来得及这样做,这只红了眼、口吐白沫的畜生像是一下子怒气全消,垂下脑袋,浑身大汗淋漓,一副绝望、精疲力尽的模样。突然,它脚下一软,一下子瘫倒了。

  “一言为定啦!”

  接着又纷纷回到教室去了。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早上。校长通知各个教室:“大家都到校园集合。”小豆豆和同学们怀着激动的期待的心情来到校园集合。校长把一块黑板搬到校园中央,然后对大家说:

  “同学们看行不行啊?这就是你们的学校——巴学园的校歌!”

  说完就在黑板上画了五条线,接着又画了一排小蝌蚪。

  1=C2/4

  (1.23|3.45|5.6|50||)

  ——

  ——

  巴学园巴学园巴学园

  随后,校长便象乐队指挥似的高高扬起手臂,口里说:

  “好,现在大家一起唱!”

  说着就把手向下一挥。全校五十名学生都跟随着校长的声音一齐唱了起来:

  “巴学园,巴学园,巴——学园!”

  “……就这么一句?”

  中间有片刻停顿,小豆豆便提出了疑问。

  校长得意地答道:

  “是啊!”

  小豆豆大失所望地对校长说:

  “再难点就好了,就象‘洗足池水虽然浅’那样。”

  校长涨红了脸笑着说:

  “不喜欢么?我可觉得这首歌满不错哩!”

  结果,其他孩子也不愿唱这支歌,都说:

  “这首歌太简单啦,干脆别要了!”

  校长显得有点遗憾,但根本没有生气,就用黑板擦把歌词擦掉了。小豆豆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觉得“太对不起校长啦!”但转念一想:“我们想要更了不起的嘛,这也是没办法呀!”

  其实,再没有哪首校歌能这么简单,又这么能充分体现校长爱“学校和孩子们”的心情了,然而孩子们还不能理解这层意思。而且,自那以后孩子们也把校歌的事忘了,校长可能也不想要了吧,用黑板擦擦掉之后,巴学园始终就没再有过校歌。

  对于小豆豆来说,今天可是个干了一番大事业的日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小豆豆把自己最珍贵的钱包掉到学校的厕所里了。虽说里面没装一分钱,但那是小豆豆最喜欢的钱包,以至上厕所时都要带在身上。那个钱包十分漂亮,表皮是用黄、红、绿三色丝线编成的小方格,外形呈四方扁平状,有个三角形的舌头式的盖,暗扣处镶了个银色的苏格兰猎狗式的别针。

  小豆豆从小就有个怪毛病,上厕所解完手后常常要低头往下看看。由于有这么个毛病,上小学以前就有好几次把麦秆编的或是镶有白花边的帽子掉进了厕所里。

  当时没有象现在这样的冲洗式厕所,下面是一个水槽,粪便都是从里面掏出来的,所以大多数情况下帽子就浮在粪便上,没人再去管它了。因此,妈妈平时一再嘱咐小豆豆:“解完手不要往下看!”

  尽管这样,今天上课前去厕所时,一不注意又往下看了。就在那一瞬间,也不知是没拿好还是别的缘故,那只心爱的钱包“扑通”一声掉进了茅坑,小豆豆“啊”地惊叫了一声,下面漆黑一团,根本就看不到钱包的影子。

  你猜,这时小豆豆怎么了呢?她没有哭鼻子,也没有就此罢休,而是立即朝勤杂工叔叔(现在叫公务员叔叔)堆放杂物的小屋跑去了。并且把洒水用的勺子扛了回来。比起年纪还小的小豆豆来,勺子把几乎比她的个子高出去一倍,但她根本顾不得这许多了。小豆豆绕到学校后面,找到了掏粪口。她估计钱包可能掉在厕所外侧墙壁附近了,可是哪儿也没有,找了好大一会儿工夫,这时才注意到离墙一公尺远的地面上有个圆圆的水泥盖,小豆豆判断这很可能就是掏粪口。好不容易把水排干,下面马上出现了一个洞口,这肯定就是掏粪口了。小豆豆把头探进去仔细瞧了一番,口里说:“好象有九品佛池塘那么大呢!”

  接下来小豆豆就大干起来了。就是说,把勺子伸进粪池里开始往外掏粪了。起初,只是掏钱包可能落下去的那一块地方,但由于里面又深又暗,再加上上面是用三个门隔开的厕所,下面共用一个粪池,所以面积相当大。而且如果把头往里探得过深的话,就有可能掉进去,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只管往外掏,掏出来的东西都堆在了洞口周围。不用说,每掏一勺小豆豆都要检查一遍,看钱包是否掺在里面。每次都以为“这下有了吧”,可是,不知躲到哪里去了,钱包就是不往勺子里来。就在这时,传来了上课的铃声。

  “这可怎么办呢?”小豆豆考虑了一下,“反正已经掏了这么多了。”于是决定继续干下去。而且比刚才掏得更起劲了。掏出来的粪便已经堆成相当高了。刚巧这时校长从厕所后面经过。校长看到小豆豆正在掏粪,就问:“你在干什么哪?”小豆豆连住手的工夫都舍不得,一边往下探勺子一边答道:“钱包掉进去了。”“是吗?”只说了这么两个字,校长就反背着双手象平时散步似的不知朝哪儿走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钱包还是没有找到。那粪堆却象小山一个劲地增高。这时校长又路过这里,问道:“有了吗?”满身汗水、满脸通红的小豆豆站在小山中间答了声:“没有。”校长把脸靠近小豆豆的面颊,以朋友般的口气说:“干完了要把它们都送回原处去哟!”说完了又和刚才一样,往别处去了。“嗯。”小豆豆精神饱满地应了一声,又干起来了。忽然,略有所思地看了看眼前的小山。“干完了再全部送回原处,可是那些尿水怎么办哪!”

  的确不假,水份不停地被吸进地面,早就无影无踪了。小豆豆停下手里的活计,脑子里考虑开了:“按照校长的要求,怎么才能把渗进地面的水送回原处呢?”考虑的结果,她决定:“把渗水的土稍微铲回去点就成了。”

  掏到最后,堆出了一座不算低的小山,粪池子几乎见底了,然而那钱包却始终没有出现。说不定是粘在边上或贴到坑底了吧!即使没有,小豆豆也觉得心满意足了。因为自己已经掏了那么多了。实际上在心满意足之中还包含了这样一种心情:“校长看到自己的行为不但没生气,反而对自己充满了信任,完全是把自己当作一个有正常人格的人来对待的。”平时,一般的成年人若是看到小豆豆在掏粪,肯定都会说:“你在干什么呀?”“太危险了,快住手吧!”或者反过来也有人会说:“给你帮帮忙吧?”然而,校长却只说了一句:“干完了要把这些东西送回原处去哟!”妈妈听了小豆豆讲的这些情况,不禁在心里想道:“校长真是位了不起的人!”

  自从发生了这件事以后,小豆豆“上厕所时绝不再往下看了”。而且从内心里认为校长是“最可信任的人”,也“比以前更加喜欢校长”了。

  小豆豆遵照校长的要求,把小山铲平,把粪便全部送回了原处。往外掏的时候那么费劲,而往下送的时候却快多了。接下来又把渗进水的地面用勺子刮了刮,把那点土也倒进粪坑里去了。把地面弄平,把水泥盖照原样盖好,勺子也送回了原来的库房。

  当天晚上,小豆豆入睡前又想起了掉到暗处去的那个漂亮的钱包,还是觉得“舍不得”,但由于白天干活太累了,想着想着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就在这时,小豆豆白天奋斗过的那片地皮还是湿漉漉的,正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显得十分美丽。

  那钱包肯定也在什么地方静静地躺着呢!

  小豆豆本来的名字叫“彻子”。为什么要起这么个名字呢?据说,小豆豆要生下来时,亲戚和爸爸妈妈的朋友们都说:

  “肯定是个男孩!”

  因此,头一回有孩子的爸爸妈妈就信以为真,决定给孩子起名叫“彻”,就是贯彻的“彻”。

  可是,由于生下来的是个女孩,这就有点为难了。但爸爸妈妈都喜欢这个“彻”字,为了不扫兴,赶紧在下面加了个“子”字,于是便成了“彻子”。

  因为这个缘故,周围的人从小就叫她“小彻子”。然而,她本人却并不以为然,如果有谁问她:

  “你叫什么名字?”

  她一定立刻答道:

  “叫小豆豆!”

  孩子们小时候不仅口齿不灵,知道的话也不很多,所以常把别人说的话按自己知道的声音听下来。在小豆豆幼年时代认识的小男孩里,有的就把“肥皂泡”说成“飞勺泡”,有个小女孩则把“护士”说成了“富西”。由于这个原因,小豆豆听别人按日语发音喊自己“小彻子”时,就硬是听成日语发音的“小豆豆”了。有时甚至把“小”字也当成了自己的名字。这期间只有爸爸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管她叫起了“小豆子”。尽管不知这其中的奥妙,但爸爸自己确实是这样叫的,比如说,爸爸有时就喊:

  “小豆子,我在捉虫,你来助我一下好吗?”

  结果,上小学以后,除了爸爸和小狗洛克以外,别人都管自己叫“小豆豆”。小豆豆虽然也用日文片假名把“彻子”这名字写在笔记本上,但实际上她还是认为自己的名字叫“小豆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