牐牎拔颐钦饫镆膊换怠,他们又有了一个继母

从前有位磨房主,他越来越穷,除了磨房后有棵大大的苹果树外一无所有。有一天,他到森林里去砍柴,一个他从没见过的老头走近前来对他说:“你何苦这么辛苦地砍柴呀?

从前有个小弟弟和小妹妹,非常相爱。他们的母亲已谢世,他们又有了一个继母,继母待他们很不好,常常暗地里想方设法虐待他们。有一次,兄妹俩正在屋前的草坪上和其他的孩子们玩,草地旁有个水池,水池紧挨着屋子。孩子们围着圈儿不停地跑啊,跳啊,做着数数的游戏。

 

  只要你答应把你磨房后的东西给我,我就让你过富人的日子。”

“内克,贝克,饶了我,

 

  “磨房后面不就是那棵苹果树吗?”磨房主想。“行。”他说着就写了个承诺给陌生人。陌生人嘲笑地说:“三年之后,我会来取走属于我的东西。”说完便走了。

我将给你我的小鸟;

牐犜诠园里,大家都感到愉快和高兴;可是,在栏杆外面却站着三个愁眉苦脸的人。他们不能参加游艺会。
牐犓们是强盗贾斯佩、哈士贝和乐纳丹。他们爬到一棵树上,从那里偷偷观看旋转木马和空中飞轮,没有被人发觉。但他们只能瞥见一个大概,一点儿模糊的轮廓。
牐牎八们在那里玩得多么快乐呀。”乐纳丹说。
牐牎拔颐钦饫镆膊换怠!奔炙古逅怠
牐牎拔以谇扑们正在吃的那些好东西。”乐纳丹说。
牐牎八们只不过是在吃香肠罢了。”贾斯佩说。
牐牎拔铱吹牟⒉皇窍愠Γ”乐纳丹说,“那是装在蛋卷里的一种白东西,他们一边走,一边舔它。”
牐牎拔蚁肽遣⒉皇鞘裁戳瞬黄鸬亩西。”贾斯佩说。他们没有就这个问题再继续谈下去。
牐牎扒疲大象出来了。”过了一会儿乐纳丹说。
牐牎八们真走运,可以在大象背上骑一会儿了。”哈士贝说。
牐牎澳且欢ê苡腥ぁ!崩帜傻に怠
牐牎拔铱梢愿嫠吣阍趺窗欤”哈士贝说。“我们可以等到黑夜到来的时候,那时人们都回家了,我们可以把那只象偷来。”
牐牎白∽欤”贾斯佩反驳着说,“偷来一只象有什么用?”
牐牎坝么很大,你等着瞧吧。”哈士贝说。
牐牎澳闼邓悼矗有什么用?”贾斯佩问。
牐牎暗谝唬我们出去偷东西的时候可以骑它去,也可以骑回来。袋子如果太重我们也可以不骑它。”
牐牎把剑好哇!”乐纳丹说,“那么我们每次作案,就可以偷回更多的东西了。”
牐牎罢馓起来倒好像我们真的骑着象去偷东西了!”贾斯佩说。
牐牎拔什么不?”其余两人问。
牐牎安荒苣茄干就是了,”贾斯佩说,“想想看,我们怎么能牵着一头大象随便出进香肠店主的大门?”
牐牎八的话有道理,哈士贝。”乐纳丹说。
牐牎澳阍趺唇兴上楼下楼?”贾斯佩继续问。
牐牎昂冒桑我们就不偷那只象吧。”哈士贝生气地说。
牐牫聊了一会儿,接着哈士贝说:“我们也太不幸了,那么好的游艺会和其他类似的聚会,我们都不能参加。”
牐牎笆翟诓恍遥”乐纳丹表示同意,“在这种场合一定会有些好吃的东西。”
牐牎拔颐窍衷诘恼飧鲅子。也还过得去嘛。”贾斯佩不乐地说。
牐牎盎褂幸患事,”乐纳丹继续说,“我们甚至坐电车的机会也没有。”
牐牎班牛那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贾斯佩说。
牐牎安唬那很有趣!”乐纳丹坚持着说。
牐犝馐惫士贝发出一个狡猾的笑声。他说:“我倒有一个想法。”他望了望他的同伙,目光从这个脸上移到那个脸上。
牐牎笆裁聪敕ǎ俊崩帜傻の省
牐牴士贝又奸笑了一下。“我们现在在这里,”他说,“电车司机在那里,电车就在我们旁边,里面什么人也没有。”
牐牎拔叶得你的意思。”乐纳丹低声地说。
牐牎拔颐强梢园训绯低底哐剑 惫士贝说。
牐牎罢庹是我们得干的事。”乐纳丹说。
牐犓们从树上溜下来,踮着脚尖走向电车。
牐牎拔也恢道我们能不能开动它。”贾斯佩说。
牐牎芭叮你只须这里扳扳,那里拉拉,按下电铃,它就会开动了。”哈士贝说,好像他什么都懂得。
牐犚虼怂们扳了扳电车,按了按电铃,电车便开动起来了。贾斯佩站在前面,掌握方向盘。哈士贝和乐纳丹坐在车厢里。就像乘客一样。他们向周围望了一眼。
牐牎扒疲乐纳丹。”哈士贝说,“一大罐子饼干!”
牐牎氨干?”乐纳丹问,“这正是我此刻渴望的东西。”
牐牎凹炙古澹停车,”哈士贝叫喊着,“过来瞧瞧,看我们发现了什么东西。”
牐牎笆裁炊西?”贾斯佩问,还没有把握是否要停车。
牐牎氨干——一大罐子,满满一大罐子饼干。”
牐牎叭梦依闯⒁豢槭允钥础!奔炙古逅担“乖乖!好吃极了。我想这是姜糖饼干。”
牐牎安皇墙糖饼干,是姜糖脆饼。”乐纳丹说。
牐牎拔什么他们要在电车里放些饼干?”哈士贝奇怪起来,“你觉得,会不会是什么乘客忘掉带走的?”
牐牎拔也幌嘈呕嵊腥送掉这么一大罐子饼干。”乐纳丹说。
牐牎拔颐前阉带回家吧。”贾斯佩说。他继续开电车,一直开到城门那儿。他们不能再往前走,因为电车轨道已经到此终止了。他们拿上那一大罐姜糖脆饼,回到他们的贼窝里去。他们三人要尽情地享受一次“夏日节”。

  磨房主回到家中,妻子迎出来对他说:“快告诉我,咱们家这些财富突然从什么地方来的?家里所有的箱笼一下子全被装满了,又没人来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磨房主回答说:“是我在森林里碰到的一个陌生人给的。他只要我们磨房后的东西作为回报。我们把那棵大苹果树给他不就得了。”

小鸟儿得帮我寻草,

 

  “唉呀,老公,”妻子吓坏了,“那准是恶魔!他不是要苹果树,他要的是我们女儿,她正在磨房后面扫院子呢。”

草料我拿来喂母牛;

  磨房主的女儿是个美丽、虔诚的姑娘,她敬畏上帝、没犯任何过失。三年过去了,在恶魔要来带她走那天,她将自己从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用粉笔绕着自己画了一个圈。恶魔很早就来了,可就是没法靠近姑娘。他怒气冲冲地对磨房主说:“把水全给我拿走!让她没法洗得那么干净。要不然我对她就没有魔法了。”

母牛儿吃草产牛奶,

  磨房主害怕,只得照办。第二天,恶魔又来了。可姑娘的泪水把她的手冲得十分干净。恶魔还是没法靠近她,因此气势汹汹地对磨房主说:“把她的手砍掉,要不然我对她就没有魔力了!”磨房主吓了一跳,回答说:“我怎么能砍自己孩子的手呢!”恶魔威胁说:“如果你不这么做,你就是我的,我就要把你带走。”这位父亲吓坏了,答应照他说的去做。他走到女儿跟前,对她说:“我的孩子,假如我不砍掉你的手,恶魔就要把我抓走,我吓坏了,就答应了他。现在请你帮帮我,饶恕我对你的伤害吧。”姑娘回答说:“亲爱的父亲,尽管砍吧,我是你的孩子。”说着,她伸出了双手,让父亲砍下了。

牛奶我送给面包师;

  恶魔第三次来到磨房。可是姑娘一直在哭泣,泪水将残肢冲洗得十分洁净。恶魔只好放弃了,而且对姑娘失去了所有权。

面包师给我烤面包,

  磨房主对女儿说:“我以你为代价换取了这么多财富。只要你活着,我就会让你过得舒舒服服的。”可是姑娘回答说:“我不能住在这里,我情愿出去,有同情心的人们会给我所需要的东西的,”她请人将她残废的手绑到身后,等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便出发了。她走了一整天,太阳下山时她来到一个皇家花园,在闪烁的月光中,她看到园子里挂满了诱人的果子的果树。但是她无法进去,因为果园被一道满是水的深壕围住了。

面包我拿来喂小猫;

  姑娘已经走了整整一天了,而且没吃过任何东西。她饿得要命。“啊,如果我在果园里面就能吃到水果了,”她想,“否则我准会饿死的!”她跪到地上向上帝祈祷。忽然,有个天使向她走来,在水中筑起一道堤坝。这样一来,壕中的水干了,姑娘就可以走到果园去了,天使陪着她一起进了果园。果园的树上挂满了迷人的梨子,可每个上面都编了号,姑娘来到梨子树前,用嘴咬下一只吃了,然后满足地钻进了灌木丛。园丁看到了这一切,可见天使站在姑娘身边,便以为是幽灵,有些害怕,所以不敢出声,更不敢大声喊叫。

小猫得替我逮耗子,

  果园的主人是个国王。第二天,他来到果园数梨时发现少了一个,而且并没有落在地上。他问园丁怎么回事,园丁回复说:“昨晚来了个幽灵,没有手,用嘴咬掉了一个。”
“幽灵怎么越过水沟的呢?吃完梨之后上哪儿去了呢?”国王问。

耗子要熏在烟囱里,

  园丁回答说:“有个浑身雪白的人从天而降。他筑起一道堤坝拦住了水,让幽灵走了过来。我想那人准是个天使,所以有些惧怕,没敢出声。幽灵吃完梨就走了。”

熏好的耗子好细切。”

  “我今晚和你一起看看是不是真像你说的那样。”国王说。

他们玩游戏时站成了一圈,这个“细切”落到谁的身上,谁就得马上跑开,其他的人就去追他,逮住他。就在他们玩得正起劲时,继母从窗口看见了,十分恼火。由于她会巫术,便念着咒语,把小弟弟变成了一条鱼,把小妹变成了一只小羊羔。于是,小鱼儿在池塘中游来游去,十分忧伤;小羊羔在草地上走来走去,心里悲凉,丝毫不肯吃草。就这样过了很久,有些生客来到城堡里,狠毒的继母心想:“现在机会来了!”便叫来了厨子说:“去草地上把那头羊牵来宰了,咱也没什么别的好东西来待客。”那厨子去了,把羊儿牵到厨房,捆住了她的四蹄。这一切,小羊羔顺从地忍了。当厨子拔出刀子,在台级上磨了磨,正要下手宰羊时,他看到了似乎有条鱼儿在来回地游动,并抬起头望着他。这鱼儿就是那个小弟弟,因为他看见了厨子带走了那羊羔,它便尾随着从池塘游到了屋里。于是小羊羔对他苦叫道:

  天黑了,国王带着牧师来到果园。他要牧师来是为了和幽灵对话。他们三人坐在树下等着、看着。半夜时分,姑娘从灌木丛里爬了出来,走到梨树下,用嘴咬下一个梨,身穿白袍的天使仍然陪着她。牧师从树下走出来对他们说:“你们是从天上来的,还是从地下来的?是人还是鬼?”姑娘回答说:“我不是鬼,我是个不幸的人。除了上帝外,人人都抛弃了我。”国王接口说:“即使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抛弃了你,我也不会那么做的。”他将姑娘带回王宫,姑娘的美貌和善良使国王深深地爱上了她。他为姑娘做了一双银手,并娶她为妻。

“深池里的小哥哥啊,

  一年以后,国王不得不远行。他将年轻的王后托咐给母亲,说:“假如她生了孩子,请好好照顾她,同时尽快把消息告诉我。”后来姑娘果真生了个健康漂亮的男孩,国王年迈的母亲立刻将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写在信上派人给国王送去。但送信人在路上的一条小溪边歇息的时候睡着了。再说那个恶魔一直想伤害好心的王后。这时,他将另一封信放进信使的口袋里,上面说王后生了一个妖怪。国王收到信后十分震惊,而且百思不得其解。他回信要大家仍悉心照料王后,一切等他回来再说。送信人带着国王的信往回走,又在来时歇息的地方打了个盹。恶魔又把另一封信装进信使的口袋,上面要他们将王后和她生的孩子处死。

我的心儿多悲凉!

  国王的母亲见信后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因此又写了一封信给国王,可是没有回音。因为恶魔每次都把信换了。最后一封信上要求把王后的舌头和眼睛挖出来留作服从国王命令的见证。

那厨子正把他的刀磨亮,

  国王的母亲哭了,她不愿意看到无辜的人被杀害。于是她趁天黑时杀了一头鹿,留下了舌头和眼睛,然后对王后说:“我不愿按国王的命令杀你,但是你不能再住在这儿了。带着孩子走吧,别再回来。”

就要把我的命儿丧。”

  可怜的妇人把孩子背到背上,含泪离开了王宫。她来到一座大森林里,跪下来向上帝祈祷。天使来到她跟前,把她领到一座小屋前。那里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一切免费。”一位雪白的侍女从屋里走出来说:“欢迎你,王后。”然后将她引进屋里。她将孩子从王后背上解下来,抱到她怀里让孩子吃奶,随后将孩子放到一张做得极其精致的小床上。可怜的妇人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个王后。”白侍女回答说:“我是个天使,上帝派我来照顾你和孩子的。”王后在这里生活了七年,受到很好的照顾。由于她虔诚地信仰上帝,因此上帝让她被砍断的双手又长了出来。

那小鱼答道:

  国王终于归来了,他的第一个愿望就是看看他的妻子和儿子。他年迈的妈妈哭着对他说:“你这个坏家伙,为什么写信要我杀那两个无辜的人?”她拿出那两封被恶魔换了的信给国王看,接着说:“我已经照办了。”说着拿出舌头和眼睛作证。

“啊,那上面的小妹妹,

  国王为可怜的妻子和儿子痛哭流涕,伤心的程度远超过他母亲。老母看他哭得实在可怜,就对他说:“别哭了,她还活着。我悄悄地杀了一头鹿,取了那些证物。实际上我把孩子绑到你妻子的背上,让她到野外谋生,要她别再回来,因为你信上似乎对她很恼怒。”国王说:“只要我亲爱的妻子和儿子没被杀害或饿死,走遍天崖海角我也一定要找到他们,否则我不吃也不喝。”

我在深深的池水里,

  于是国王找了七年,不吃也不喝,但是上帝在暗中帮助他支撑着。他找遍了每一个石缝、每一个山洞,但还是没有找到,他想她准是因为缺衣少食死了。最后他来到了大森林,看到了小屋和上面挂着的“一切免费”的牌子。白衣侍女走出来,拉着他的手将他领进屋子说:“欢迎光临,国王陛下。”又问他从何而来。国王回答说:“我出来寻找我妻子和孩子已经七年了,我几乎找遍了每一个地方,可就是找不到。”天使请国王吃点肉、喝点酒,国王什么也没吃,说只想休息一下。

我的心呀多忧伤。”

  他躺下,将一块手帕遮在脸上睡了。

厨子听到小羊羔会说话,而且对着下面的小鱼说着那样悲凉的话,不禁大惊失色,知道了这只羊不可能是只普通的羊,而是北屋里那位狠毒的女人念过咒的东西,于是他说:“别害怕,我不会杀你的。”于是另外换了头羊,宰了给客人做菜,接着他把这只小羊羔牵去送给一位好心的农家妇,还向她讲诉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天使走进王后和她儿子“悲伤”住的房间,对她说:“带着孩子出去吧,你丈夫找你们来了。”于是王后带着儿子来到国王睡觉的地方。手帕从国王的脸上滑落到地上,王后对儿子:“悲伤,去把你父亲的手帕捡起来,盖到他脸上。”孩子走过去,捡起手帕盖到国王脸上。国王在睡梦中听到了,便很高兴地让手帕再次滑落到地上。可孩子不耐烦地说:“亲爱的母亲,我在这世上不是没父亲吗?你怎么叫我用手帕盖住父亲的脸?我已经学会祈祷‘我们在天之父’,你不是说我父亲在天国吗,是仁慈的上帝,现在怎么又说这陌生人是我父亲?他不是我父亲。”国王一听,马上坐了起来,问他们是谁。王后回答说:“我是你的妻子,他是你的儿子‘悲伤’。”

这农家妇恰巧做过小羊羔的乳母,她立刻猜到了这只羊羔是谁,便把它带到女先知那儿去。女先知为小羊和小鱼儿念了几句咒语,他俩立刻恢复了人形。这以后她又把他们俩带到了一座大森林中的一间小屋里,从此他们独自住在那儿,生活过得惬意而快活。

  国王看到王后那双自然生长的手,说:“我妻子的手是银子做的。”王后回答说:“仁慈的上帝让我又长出了一双手。”天使走进内室,拿出那双银手给国王看。这时国王才确信这就是他亲爱的妻子和儿子,他亲吻了他们,高兴地说:“这下我心中的石头算是落地了。”

“西瓜、西瓜,开门吧”

  上帝派来的天使和他们一起吃了最后一顿饭。随后国王带着妻儿回到王宫,见到了老母亲,到处一片欢腾。国王和王后再次举行了婚礼,从此永远幸福满足地生活在一起。

从前有兄弟俩,一个富,一个穷,那富的兄弟从不肯接济那个穷的。这个穷弟弟靠作谷物生意为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而他的生意也常常很清淡,以致他无力养活妻儿子女。一次,他推着车穿过一片森林,他的一侧是座巍峨的大山,寸草不生,山顶光秃秃一片。他先前从未见过这座山,所以此刻静静地站在那儿,惊讶地凝视着那重大山。

突然,他看见了十二个身材高大、举止粗野的人朝他走来,他想这些人一定是强盗,于是马上把车推进灌木丛,自己爬上一棵树,等着看究竟。只见那十二个人向山峰方向走去,大声叫道:“芝麻、芝麻,开门吧!”这空阔的山中立刻裂开了一条缝,那十二个人迈步走了进去。等他们全走进去后,山门又合拢了,山门又随即打开了,那些人肩上背着沉甸甸的麻袋走了出来。他们重新回到亮处,只听见有人说:“芝麻、芝麻,关门吧!”随后山门又应声合拢,不露丝毫痕迹。紧接着,那十二个人就走了。

等他们完全消失踪影后,这个穷兄弟才从树上爬了下来。此刻他有点惊讶,这山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他爬上了大山,也高声喊道:“芝麻、芝麻,开门吧!”山竟为他裂开了。他马上走了进去,只见整个山峰中,洞内中空,宽阔无比,里面有无数金银珍宝,熠熠生辉。此刻,这个穷小伙茫然不知所措,想着他是否可以拿走一些金银财宝呢?最后,他还是把他的口袋装满了金子,却没拿那些珠宝。出来后,他又叫道:“芝麻、芝麻,关门吧!”山随即又合拢了。他于是推着手推车,踏上了回家的路。

如今他可是无忧无愁了,即不用为养家糊口发愁,还可以拿出钱来干别的事情了,小日子过得美满幸福,他还乐善好施。无论如何,钱一花光,他就到他兄弟那儿去借个箩筐,又重新去拿。但他从不去碰那些价值连城的大宝贝。后来,他又想去取财宝,再次向他兄弟借那个箩筐。由于弟弟的家产众多,且家境一直红火,哥哥早就为之妒火中烧了。他心里发窘,那些财富从何而来,他的兄弟拿箩筐去干嘛?于是他眼珠一转,顿生奸计,他在箩筐底涂上了沥青。等他取回箩筐时,发现箩筐底部竟粘着块金子。他立刻跑到兄弟家,质问他,“你一直用箩筐在量什么?”“量玉米和麦子。”另一个答道。这时他把那块金子摆在他眼前,威胁他说如果他不讲真话,他就要到法庭去告他。于是这个穷兄弟向他吐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就好像这事才刚刚发生似的。听到这些,这个兄弟就命令下人备好了马车,只身前往,决心趁机多装回些奇珍异宝。

到了山前,他大声喊道:“芝麻、芝麻,开门吧!”山门打开了,他走了进去。那儿的,金银财宝尽现眼底,好长一段时间他都不知该先抓什么好。最后,他还是把马车装满了宝石,满得简直再无地方可装了。他真希望把这车满满的财宝运出去,但是由于他脑子里充满了金银财宝,竟把山名给忘了。他大声喊道:“西瓜、西瓜,开门吧!”但那名字念错了,大山巍然不动,山门紧闭,理也不理他。此刻,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见他愈是绞尽脑汁去回忆那名字,越是心乱如麻记不起来,此时就是有再多的珍宝也爱莫能助。傍晚,山门又打开了,走进了那十二个强盗。他们一看见他就哈哈大笑,并大叫道:“你这鸟东西,这下总算给我们逮住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曾两次来过此地?那时,我们没有去抓你,这回,你休想走出此地!”这时他哭丧着脸分辩道:“那两次可不是我,而是我的兄弟。”不管他怎样求饶,怎样诉说,他们始终置之不理,最后还是让他的脑袋搬了家。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