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她都要牵着两头羊去放,鞋匠师傅说

哈利是个大懒鬼,其实他只要把羊赶出去放牧,也别无它事。不过每天放羊回家后,他总要唉声叹气:“这活实在太累了!成年累月都要去放羊,太乏味了!只是到了秋天才能休闲片刻,要是能躺下来睡上一大觉有多好啊!不过你休想,你得时刻睁着只眼,否则它就会损坏幼树,或穿过篱笆进入人家的花园,或干脆跑掉。人怎样才能坐下来逍遥逍遥呢?”他于是坐了下来,绞尽脑汁地想着,希望能卸去肩上的负担。他就是这样漫无边际地想着,突然眼皮一眨,大叫道:“有办法了!胖婆特琳娜不是也有头羊吗?我何不娶她为妻,这样她不是可以照看我的羊吗,我也不用再自寻烦恼了。”

从前,有位母亲生了三个女儿。大女儿没有礼貌,心眼也坏;二女儿虽有缺点,但比大女儿好得多;只有小女儿又孝顺又乖巧。但这母亲却很古怪,偏偏最喜欢大女儿,却不喜欢小女儿,并整天想着除掉她。于是她经常让这可怜的小姑娘到外面的一座大森林去,好让她迷路再也回不了家,这样就可以把她撵走。但是每个好孩子都有自己的保护天使,天使没有遗弃她,每次都给她指引了回家的正确道路。有一次保护神似乎不在她跟前,小女孩找不着出森林的路了,她不停地走啊走啊,一直走到夜幕降临。这时她看到前方有一盏微弱的灯光,立刻跑上前去,来到了一座小木屋前。她敲了敲门,门开了;她走到第二道门前,又敲了敲,一位留着白胡须、样子令人肃然可敬的老人给她开了门。这不是别人,正是圣约瑟本人。老人和善地对女孩说:“进来吧!我亲爱的孩子,坐到火旁我的小椅子上来暖暖身子吧!你渴了吧!我给你弄点水来喝,在森林里也没有别的给你吃,只有几根胡萝卜,你还得先刮干净再煮。”

鞋匠师傅个子矮小、枯瘦如柴却又生性活泼,他可是一刻也闲不住。他长着个突出的鼻子朝上翻起,有着一张灰色的麻脸,留着一头灰不溜秋的蓬松头发,和一双不停左右闪烁的小眯眼。他什么都看在眼里,对什么都吹毛求疵;他对什么都清楚,而且总是他有理。他走在大街上,总喜欢指手划脚,就像在划船一样。一次他把人家女孩子提的桶子撞到了半空中,自己也成了落汤鸡。他却边抖水,边对女孩吼道:“你这蠢货!没看见我就走在你后头吗?”他是个有手艺的鞋匠,干活时,拔起线来总是很用劲,站得离他不远的人准会挨拳头。没有哪个学生能在他那儿干上一个月,因为他对最好的手艺也要挑剔找岔,不是说缝得不齐,就是说一只鞋长了;不是说一只鞋跟比另一只高,就是说皮子没锤够。“慢着,”他对学徒说,“让我告诉你怎样把皮子锤软。”说着他就操起根皮带,在学徒的背上狠狠抽几鞭。他把他们全叫作懒虫,而他自己也没干多少活,因为他不可能耐得住。如果他妻子早上起来把火生上,他就会跳下床来,光着脚丫子冲进厨房,吼道:“你要把我的屋子给烧了吗?火这么大,可以考熟一头牛。你以为柴火不要钱的吗?”如果女仆站在洗衣桶旁说笑,他就骂她们,说:“你们这些呱呱叫的鹅,有活不干,只晓得搬弄事非!怎么,用的是新肥皂?真是可怕的浪费,可耻的懒惰!你们只想保养手,不肯好生地搓衣服。”他会跳上去踢倒装满肥皂水的桶,整个厨房可就闹水了。如果有人造房子,他就赶紧跑到窗口去看看,“瞧,他们又在用永远干不了的红砂石!”他叫着,“住在里面不生病才怪!看看这些人砖砌得有多糟!另外,这砂浆也一点不顶用,里面不能放砂,应放砾石!等这屋子倒塌下来砸了人头,到时有好戏看了。”他坐了下来,上了几针线,又跳了起来,解开围裙,叫道,“我要出去,劝劝他们讲点良心。”他碰到了木匠们,“这是什么?”他喊道,“你们没按墨线干活!你想横梁会直吗?一下就会散架的!”他从一个木匠手里夺过斧子要给他作示范,可是,当一辆装满泥土的车子过来时,他扔下斧子,直奔站在车边的农民:“你是不是糊涂了?”他说,“谁会把小马套在这么重的车子上?可怜的小东西不当场压死才怪呢!”农民没理他,鞋匠师傅只得气鼓鼓地跑回他的作坊。他刚坐下,学徒就递给他一只鞋。
“哎,这又是什么东西?”他一声尖叫,“难道我没教过你别把鞋底切得这么宽吗?谁愿意要这种鞋?除了鞋底什么都没有了。我重申一切都要按我的吩咐做!”“师傅,”学徒回答说,“您说得很对,这只鞋是只坏的,可是,它是出自您之手,刚才您跳起来时把它碰到桌子底下,我只是把他拣起来,就是天上的神仙说,您也不会相信。”

哈利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拖着疲惫的步子,径直穿过大街,来到了不远处的特琳娜父母家,直接了当地向他们要求把那勤劳、善良的女孩嫁给他。特琳娜的父母也没多犹豫,心想:“物以类聚嘛!”便同意了这门亲事。

圣约瑟把萝卜递给了她,小女孩仔细地把它们刮净了,然后拿出母亲要她带的薄饼和面包块。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锅里,熬了一锅粥。粥做好后,圣约瑟就开口道:“我很饿,给我点粥喝吧!”小女孩非常乐意地给老人倒了一大半。可是有上帝的祝福,她仍旧吃饱了。吃完饭,圣约瑟说:“现在该睡觉了,可我只有一张床,你到床上去睡吧,我就在地上的草上睡好了。”“噢,不,”小女孩说,“还是您到床上睡吧!草铺对我来说已是够软和的了。”但约瑟抱起了小女孩,把她放在了床上。女孩做完祈祷后,就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上她醒了,本想对老人道声“早安”却发现他已不在了。她赶忙起床去找,但哪儿都没有他的影子,最后她发现门后留下了一袋钱,刚好够她提得动。上面写着:给昨晚上在这儿睡觉的女孩。看到这些字后,小女孩才背起钱袋回家了。她又平安地回到了母亲身旁,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了母亲,母亲也没办法,只得对她表示满意。

一天晚上,鞋匠师傅梦见自己死了,正向天堂走去。到了天堂,他使劲地敲门,“真奇怪!”他自言自语说,“他们的门上连个门环也没有,叫人敲得指关节痛。”使徒彼得打开了门,想看是谁这么急着要进来。

胖婆特琳娜就这样嫁给了哈利,每天她都要牵着两头羊去放。这下哈利可好啦!他不需再干活,成天无所事事。他有时也和妻子一起去放羊,并说:“我偶尔去去,为的是将来休息得更多,否则人们就会感觉麻木的。”

第二天,二女儿也兴致勃勃地想进森林去。母亲给了块大得多的煎饼和面包。她所遇到的情况和妹妹的一样,晚上,她也来到了圣约瑟的小木屋前,老人把萝卜递给她,让她做粥。等粥做好后,老人也同样对她说:“我饿极了,把你的一份给我一点喝吧!”小女孩说:“一块儿喝得啦!”饭后圣约瑟把他的床让给她,自己要睡在草上,女孩说:“不,还是躺到床上来吧,这床够咱们俩人睡的。”圣约瑟把她抱了起来放在床上,自己却躺在草地上睡了。

“啊,是你呀,鞋匠师傅,”他说,“好吧,我让你进来,可你得改掉你这坏毛病,不要找天堂里任何东西的岔子,不然你会倒霉的。”“用不着你警告我,”鞋匠师傅说,“我知道好歹,再说,这儿的一切,谢天谢地,都是完美的。这与尘世不同,无可挑剔。”于是他踏了进去,在广阔的天堂里四处游荡。他环顾四周,左瞧瞧,右瞅瞅,时不时地摇摇头,口里嘀咕着什么。这时,他瞧见了两个天使抬起了一根木梁,他们不是竖着抬梁木,而是横着扛着。“世上没见过这么蠢的事!”鞋匠师傅想,可他并没有说什么,表面上露出了满意的模样。“反正结果一样,不管他们横着拿还是竖着拿,只要他们觉得合适就行,话又说回来,我的确没看见他们撞倒什么东西。”不一会儿,他又瞧见两个天使在用桶从井里打水,不过他也注意到那桶是漏的,水从四面八方流了出来。原来他们是在给大地浇灌雨水。“得了吧,”他突然喊道,但幸亏他改了口没骂出来,心想,“或许这只是好玩吧,但如果只为了消遣,那天堂里他们什么也不必做,只是闲逛。”他又继续往前走,看到了一辆深陷在泥里的推车。“难怪,”他对站在车旁的人说,“谁会这样装东西?你放了些什么在上面?”“良好的愿望,”那人说,“我没法把它们拉到正道上,但幸亏我还是把车拉了上来,在这个地方他们不会叫我陷落的。”果然来了个天使,在他车前套了两匹马。“那就对了,”鞋匠师傅想,“但两匹还不够,至少要四匹才能把车拉出来。”这时另一个天使又牵来了两匹马,可是他并没有把马套在前头,而是套在车后面。这下鞋匠师傅再也忍不住了,“蠢货!”他大发雷霆,“瞧你们干了什么事?自从开天辟地以来有谁见过那样拉车子的?可是你们,傲慢无知,自欺欺人,还以为什么都懂!”他还想一个劲地说下去,一位天堂居民堵住了他的喉咙,用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把他推出了天门。在天门下,鞋匠师傅回过头朝那辆车望去,看见它被四匹长着翅膀的马拉了上来。就在这时,鞋匠师傅醒了。“天堂和人间就是不一样,”他自言自语道,“那儿有许多事情是情有可原的。但是谁有耐心看着四匹马一前一后地套在车子上而不发火呢?再说,给长有四条腿的马装上一对翅膀本来就是画蛇添足,愚蠢之至。我得起身了,不然他们会把屋子弄得一团糟的。我没有当真死去,真幸运!”

然而特琳娜懒起来决不亚于他。“哈利宝贝,”一天她对丈夫说:“我们这么辛苦干活何苦呢?简直是在虚度年华嘛!这真的没必要。那两头羊每天一清早就咩咩地叫,吵得我们睡不好觉,何不把它送给邻居,与他换一窝蜜蜂不是更好吗?我们可以把它养到屋后的阳光下,这无需我们多照看,蜜蜂本来就不需人去管,更不用赶到田间去,它们自己会飞来飞去,并且还会采蜜,一点也不麻烦。”“言之有理。”哈利夸道,“我们说做便做,加之蜂蜜比羊奶好吃,更有营养,且保存期也长得多。”

第二天早上,女孩醒来找圣约瑟,他已不见了。但在门的后面女孩发现了一个巴掌大的钱袋,上面写着:给昨晚在这睡觉的孩子。女孩拿起钱袋小跑着回了家,把钱袋交给了妈妈,却私自留了两块。

邻居拿一窝蜜蜂换来了两头羊,心里可欢喜啦!蜜蜂每天忙着飞进飞出,一点也不知疲倦,它们在蜂窝里酿满了诱人的蜜,到了秋天,哈利就聚上了满满一罐蜜。夫妻俩把那个罐子摆在靠床的墙壁的搁板上,为了防小偷和老鼠,特琳娜特意找来了一根粗大的榛树棒,准备在床边,只要有动静,她一伸手便可拿到,一点也不费神,这样很快可赶走那些不速之客。

大女儿早就起好奇心了,第二天也坚持要进大森林。她要多少煎饼母亲就给她多少,另外还加了些面包和奶酪。晚上像两个妹妹一样,她也发现圣约瑟的小木屋。粥做好了,圣约瑟说:“我饿极了,把你的饭给我一点吧!”得到的回答是:“急什么!急什么!等我吃饱了,你再吃也不迟!”可她吃得几乎一点不剩,老人只能刮盘子底了。饭后,老人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自己准备睡在草地上。女孩毫不推辞,自顾自地躺到床上睡了,把硬梆梆的草铺留给了老人。第二天早上她醒来了,也发现老人已经不见了。她也没费心去找,就径走直到门后去找钱袋。她仿佛发现地上有件东西,但因为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就弯下腰去,一不小心鼻尖触到了那东西。她站起了身,看到另一个鼻子与自己的连成了一块,她一时惊恐万状,开始号啕大叫起来。但那根本没有用,那鼻子伸得老长老长的,不想看它也得看着。她不停地尖叫着从屋里跑了出来,又遇到了圣约瑟。她跪在老人的脚下不断地求情,最后出于同情,老人给她取下了鼻子,并给了她两个硬币,她这才返身回家。母亲正站在门前,一见她就问:“你得到了什么?”她赶快撒了个谎,说:“一袋金子,我得到了一袋金子,不过我在路上又把它给丢了。”于是母亲就拉着她的手要她一起去找回金子,起先她哭着不愿去,但后来还是去了。哪知路上有许许多多的蜥蜴和蛇向她们扑来,她们一点也没有办法,最后它们把这邪恶的孩子给咬死了,母亲的脚也被咬伤,因为她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女儿。

每天不到日当正午,懒鬼哈利可不想起床。他常说:“起得早,多消耗。”一天早上,日已上三竿,他还直挺在床上,这时他对妻子说:“女人喜欢甜食,你常独自一人偷吃蜂蜜,趁你还没喝光,不如拿它换只带崽的鹅来。”“不嘛!”只听他妻子说:“我们身旁又无小孩,谁去放鹅呢?难道你要我去不成?那可太烦人了。”“你想小家伙会去放鹅吗?现在的小孩可没有那么听话,他们做事只图新鲜,就像那种小孩,本让他去放牛,却去追什么三只山鸟。”“哼!”只听特琳娜说,“如果他胆敢胡来,不听我的话,我会用棒子敲下他一层皮来,哈利,你说呢?”她面红耳赤地大叫着,顺手操起那根赶老鼠的根子,“瞧,就这么收拾他!”她伸手一敲,不巧打着了床头的蜂蜜罐。罐子猛地撞在墙壁上,碰了个粉碎,甜美的蜂蜜全洒在了地上。“带崽的鹅就躺在这儿了,”只听哈利说,“它们再也不用人来照看了。幸亏罐子没有砸在我头上,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说着,他瞧见了碎罐片上仍残有一些蜂蜜,便伸手掬起来,口里津津乐道地说:“老婆啊,剩下的这点我们可以放心吃了。担了这么久的惊,我们总算可以安宁了。起得迟又有什么的,反正白天够长的!”“太对了!”特琳娜应和道,“我们总会有出头之日的。你也知道,有只蜗牛曾应邀去参加婚礼,可是等别人生下了小孩,并要举行命名仪式时它才赶到,到了屋前却一下跌下了篱笆,它不是口中还说:‘欲速则不达’嘛!”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